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卜家大宅(3)上

第三章
集市上来了生人,说是生人便是因为这坤音镇并不大,上上下下就这些户人家,怕是你走个两三天就能熟悉了,所以这没见过的马车便一看就是生人,这车前挂着铃铛随着车子走动发出悦耳的声音,弄的来往的人都忍不住驻足猜想:又是哪户人家来的亲戚。
而这车上的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二夫人念叨的小鹅,李英超。李英超坐在这车里闷的不行便撩开帘子问赶车的车夫“李伯,还有多久才到啊?”这景象惊醒了集市上的人,大家纷纷猜测这又是哪家好福气的人家的孩子。而车夫却连头都没回,仿佛习以为常般答到“我的少爷喂,您这一路上怕是问了不下十次了,咱干到这镇上怕是还要走上一走呢,您就踏实坐好了就行了。”
李英超听了也没恼,撇了撇嘴便撂下了帘子,但心里却寻思着一会那人会不会高兴见到他,他有没有变样子,姑母自己这次叫他过来常住怕不是有别的安排吧?是婚事嘛?这脑子越转越累不如闭眼休息。

这边集市被李英超的到来弄的个热闹非凡,那边卜家大宅东院也是各种忙得不可开交,二夫人卜李氏早早就吩咐下人们把家里那件上宾客的厢房整理出来,随时有贵客光临,还要常驻;府上上上下下的下人全被调到了东院来帮忙,而二夫人则训着着自己的随身丫鬟喜梅,看那架势活活要把人扒皮吃了般“喜梅你个蠢丫头!少爷一个大活人你都看不住!你看看现下哪里还有洋洋的影子!人一会就到,我看你怎么给我大变活人!”

手里的镯子敲在这桌面上叮当作响,可却无人有心去听。只见这叫喜梅的丫鬟被骂的头也不敢抬,大气也不敢出一下,便知今日怕是凶多吉少。
这是外面的管家跑来了说少爷找到了,在那风月楼的雅间里,二夫人一听便住了嘴,使唤了个眼色给管家,管家瞬间领会连忙拉着喜梅唤她去找,这喜梅也算是机灵的看管家给自己台阶下便赶紧给二夫人作揖“多谢二太太仁慈,我这就去把少爷给找回来!”
说完便急忙忙往外跑,这刚出去便碰上了从酒楼回来取东西的岳明辉,平日里见到这刚过门的大少奶奶,喜梅总会问声好请个安在走,今日却急匆匆地惹得岳明辉生了疑惑,春香连忙答道“许是又被二夫人差去找二少爷了,少奶奶您不知道今天东院有贵客要来。”
春香正说着夏香也帮起了腔“是啊,我听之前管家那边传,说是来的人啊是二夫人的亲戚,这次来是给二少爷说亲的。”

岳明辉眉头略微一皱,心里疑惑解了却又来了新的,但不管如何这些事也并非是他该掺合的,便也提醒自己这两个口快的丫头管好自己的嘴,少些议论别人是非。丫鬟们也是乖巧连忙应下来这事儿便算是了了。

三人本是要继续往里走,却听院门口传来了马车的声音,引起了门口这主仆三人的注意,只听不一会儿便有人拍门,声音很是急促,门外的人听院内无人答应便边敲边唤“管家开门,李府的公子今日来访。请速速来人帮忙提下行李!”

车上,李英超被李伯这敲门声给震醒了,便了门帘往外探一探究竟,却发现早已经到了卜家大宅的门前。李英超看着这门上的牌匾有些恍惚,似乎是许久不来的缘故,对于卜家这个大宅院的记忆还停留在年少的那个夏日午后。那时的自己还被唤作小鹅不是灵超,爹爹那日带着他说去找表姑母玩,而后便到了卜家大宅,见到了那不曾谋面的表姑母,姑母长得十分漂亮,一眼看上去全然不像有过身孕的样子,最震慑人心的是那双眼眸,似是无心的一抬眼一皱眉都显得那么让人动气;所以幼年时灵超那小小的内心里便有了一个想法他希望他以后也可以这么漂亮,他希望自己可以有朝一日穿上那华服坐在那屋里守着自己心爱的人,岁月静好。

而李洋的出现给了他新的希冀,那岁月静好的日子里多了个人,那人便是李洋。

李英超至今都记得他第一次见李洋的画面,那时的他并不敢直接去看他,因为李洋总是冷着一张脸即使笑了看似温柔却总让李英超觉得寒。
可是他觉得李洋的长相真的是十足十的学了自己姑母的长相,但性格似乎却要比姑母还要不亲近。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见他第一面便给了自己一颗桂花糖,然后轻唤了他一声小弟,这在他小小的心里起了涟漪。其实不能怪李英超,他在家是大儿子,家里只有个妹妹,还未出满月。在家里作为长子没人这般唤他。李洋是第一个人,也仅李洋一人。

世人皆说这一见倾心多为虚物,但偏偏人就是这般“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明有汤显祖笔下杜丽娘为寻梦里良人,魂牵梦萦,今便有这痴情人儿苦等浪子回头,牵肠挂肚。
这痴情人儿不是别人就是此刻正在车里等着下人来提行李的李英超,这浪子也不用多说,便是那卜家二少爷,李洋。
李英超从幼年盼到分化,从分化后便在家日夜盼着何时会再回这大宅里,他知道李洋有个无疾而终的感情,即使这人他未曾见过面,他却觉得自己若想得到李洋的心也必须跨过他心里这道坎。

所以这次姑母唤他来,他便做好了不再走的打算,是他的就会是他的,旁人的话他不愿听,但对于李洋他内心就是打定了主意再也不会回头了。这也许就是年少无知,但有时这千年的铁树也会有开花的时候,更何况人心还是肉长的呢。


岳明辉本来是不想掺一脚的,但是这门迟迟没人来应也是有失了礼节。便唤丫鬟春香去喊下人自己去出门迎这位贵客,刚把门打开就看到车上的人也正往下走,这人岳明辉看了一眼便觉得妙,浓眉大眼的好生俊俏,最让人在意的是那双眸子,又黑又亮透着灵气,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便主动上前攀谈“这位贵客,可是来拜访二夫人的?”

李英超没想到会被不认识的人询问,但看此人如此面善也就没有顾虑与之答上一二句“我来镇上找我姑母卜李氏,你一定是新来的管家吧?我就说了福伯年纪大了也该休息了。看你年纪很轻啊?不会是账房先生换了吧?!我还挺想念他的呢,他给过我好多糕点吃。这要是走了我还没来得及好好谢谢他呢。算了,那你能带我去找我姑母吗?”言罢还看向岳明辉,透着股真诚。

岳明辉被他这番话弄的有些不知该从哪答起,最后只能应下来他的请求带他来了东院,到了院前李英超又拿出了自己的荷包便要给赏钱,
“使不得,使不得啊,姑娘把钱收好便是,我这也是举手之劳啊,拿钱算是怎么回事?再说你是二夫人的客人也就是我们府上的贵客。我们招待你是我们应尽的事。”

“等等。我可不是什么姑娘,我可是男的。但先生你就不要推辞了,你做的好就是要打赏啊,规矩我懂。这你放心没人说你的,要是管事儿的说你了,你就说是我李家小公子给你的。肯定管用。”

这时一旁的春香终于耐不住了“你这人,怎么看不懂呢?你见过哪家的先生穿的这般好的?这是我们大少奶奶!少奶奶好说话才一再让你,我们少爷可没那么好说话!拿钱折辱我们少奶奶,小心少爷回来讨伐你!”

“春香你休得无礼,我看是我要罚你了!这是客人哪里允许你这般咄咄逼人?传出去了怕不是要说我们府上不会待客之道!” 岳明辉也被自己的语气一惊,但春香这般举动自己也是怕真的惹上麻烦。到时候这丫头受了苦自己怕是想护她也无能为力。
春香被吓到住了嘴不敢出声。

“李公子是我眼拙,不过我也并非什么新来的账房,也怪我没有提前表明自己的身份,闹了笑话。春香这丫头护主心切,还望李小公子别放心上。”岳明辉看着李英超,脸上堆着笑心里却打着鼓,生怕着眼前的人是个刁蛮任性的主,不过至于这乌龙也不能全怪岳明辉,毕竟李英超的穿着并非是那寻常人家公子的衣服,看着更像是那待字闺中的少女穿着。这般打扮却又不妖的只有他了罢。

但现下这位安能辨雌雄的李小公子开了口“没事,也怪我,原来你就是岳明辉啊,我知道你!哥哥有提起过你,果然先生就是文雅,说话都这么中听,这丫头这么护你说明你人好,我也喜欢你,有机会在去你那边拜访你。你可不要嫌我烦啊岳哥哥。”

“欢迎你,有空便来找我,不过我一般都要去凡子那边帮忙,你要是不嫌弃去酒楼找我也可以。”岳明辉见小公子还这般好说话便打心眼儿里喜欢这孩子。

说完了遍带着自己的丫鬟回了西院。回去的路上春香一直偷瞄岳明辉的脸色,
岳明辉也不便再绷着遍开了口“可是长记性了?你这性子真的是急的不行,今日是赶上了个好说话的主,下次看你这般惹上别人,看你找谁哭去,我可护不了你。”

夏香见这事儿有缓便拉着春香到岳明辉跟前,“少奶奶您人好,定会护着我们的,春香她今日冒失了些,以后定不再犯了,你说句话啊春香。”说了还不忘拉一拉春香衣角。

“少奶奶我知道了,不过少奶奶您人好,才不会不护我们的。”春香闻言便卖着笑脸给岳明辉。

岳明辉被弄的颇为无奈,“你们和你们的大少爷一般油嘴滑舌!不过我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今日事要罚你!”语气凶的不行,但脸上却不带半丝怒意。

春香低着头没看到自己的主子和夏香的表情,心里不禁害怕起来,忙要求饶,便听到岳明辉幽幽的开了口“罚你去帮我买些绿豆酥来,然后在家里等我回来。”

春香本是要哭的,现下一听便知道自己被耍了,连忙点头答应,“少奶奶,您真是的,可把我吓死了,那我这就去买,您和少爷也可要早些回来啊!”

岳明辉应着她拿了东西便和夏香出了门,叫了车夫把自己送去酒楼。
这边丫鬟主子一片欢乐,被差去风月楼的丫鬟喜梅就没这么幸运了,本是以为少爷会和他回去,结果谁想到,这前脚她到这里,后脚李洋就顺着后门溜了。
记得她只得在门口苦等着,眼见天色要暗了,店老板便好心给了她点提示,要她去那边巷子里的古玩铺寻一寻,怕是能找到她家的少爷。
喜梅听了便奔着那古玩铺去,见了门口站着个瘦高挑的人,那身型一看便知是自己家这顽固的李二少爷,连忙跑上前去,只见李洋和屋里那看似是老板的人道者别,此人看样是和李洋颇为亲近,说话上一点不带一丝的客气,李洋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远没了他平日里冷清的样子。

而那老板见她这丫鬟来了便打趣道“你看看你家这苦命的丫鬟吧,让人家好找,李洋你快赶快滚,可别耽误了我生意。你若是再不回去,指不定你那“老佛爷”又来我这里要人了!是吧李少爷?”

李洋却也不见恼只是还嘴道“呵!林彦俊,小爷我这是看在你这店里有些我看得上的宝贝的,不然谁惜得来你的破店?!”

林彦俊闻言便看向喜梅“来吧,这位姑娘快带走你家这位少爷,本店容不下他这尊佛了。”

喜梅见这人英气逼人,嘴里又多是玩笑话,还穿着西服革履,一时被弄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脸红的看着林彦俊,又似乎意识到自己唐突,便急忙收了眼神和李洋说到“少爷您就赶紧随我回去吧,不然二夫人怕是不会放过我的,您就可怜可怜我们这些下人吧。”

李洋被磨的没了脾气,又因为和林彦俊逗了会儿闷子,心里好了许多,便也就随喜梅回了东院。


刚到东院的屋门口就听到了那屋里传来了阵阵笑声,一听便知道人早已经少了些时候,李洋整了整衣衫,便推门进去。

果不其然,李英超正不知和他的娘亲说了什么,惹得她笑的肩膀都一耸一耸的,李洋便在看着二人。

李英超察觉到了有人进来,回头一看是李洋,连忙起身叫道“洋哥,你怎么才回来?你有没有想我?我这次要小住上一阵子,你高不高兴啊?”说了还扶上了李洋的肩膀仿佛有好多话要讲给他听。

李洋只是笑笑“小弟,好久不见,你似乎是高了许多,但离你洋哥我还是有些距离的。不过对于坤泽来说你已经很棒了!”说着便轻轻想抚掉搭在他手臂上手,可却反而被握得更紧只能作罢,由着小弟的性子来。

转头看向卜李氏,“娘,我去处理了些事回来晚了,您和小弟可莫要怪罪我啊。” 毕恭毕敬的样子似乎是真像是从铺子里赶回来的样子,全然不觉得他是在说谎。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