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民国文我再也不敢碰了!

看一篇哭一篇啊~

让我哭的唯二,地点还都在北平!

第一篇

我的 北平遗址🤦🏻‍♀️。至今忘不了,白抱着鬼,在额头落下一吻后的说的:白太太,我带你回家。


还就是今儿一早看的。嗅青梅。 内心里心心念念的就是那一句弟弟飞奔下楼的话:山有扶苏,濕有荷华,你有我啊。


呜呜呜一个be 一个he 我的个妈呀😭😭哭死个人

都是军官都是少爷(小姐)可惜,都沦为多情种❤️❤️

人矫情了就不可爱了,比如今天晚上的我!我希望明天早上我可以变可爱。所以如果我今天的话让你讨厌了。可不可以答应我睡一觉就忘记了😘
明天我还继续会是可可爱爱的❤️❤️

啊忍不住的是内心的声音

无数次想赞美一下弟弟,在心底里这个声音愈演愈烈的~
他真的是一个奇妙的存在,或多或少这个世界上吸引我的人很多,但他不同,他是那种无意的,并非人为的那种。emm怎么讲呢,看100s未剪辑,让我有那么一刻希望我就站在那里望着床上的他,似乎还挺诡异我脑子里都是那些个肉欲横流的东西。可却不想真的去触碰。
首先人对某种东西有了更深的欲望时,我想说是喜欢的,而想爱护大致是爱?(不敢多谈,当然前提是我把自己带入的角色是位成熟的男性,而作为一名女性,我还处于在对他怜爱,呵护的角度上。)

当然,我此刻必须说我十分羡慕我儿洋洋,这样一种美丽生物就在身边,又独自努力的生长着,却也向你表达者依赖。实在是令我心生向往。(请允许我这样堂而皇之说弟弟,毕竟我实在想不到什么去形容他,没文化的我太可怕了)

胡言乱语一通,发发疯罢了。加个tag也不过是想说我忠实于自己的cp😊 看到的人不要骂我变态就好💓

求太太写文!

这俩造型让我想到的是唱诗班的领唱洋
遇见了视觉系乐队小主唱灵超

是城市的中央广场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匆匆忙忙的路过,但忽然响起的吟唱让不少人驻足,鸽子落在一旁,忽然旁边炸裂狂暴的音符席卷了整个广场,大家又朝那边看过去。

也许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是我们各为个体。
但你的声音,你的面容,你的体态,甚至是你的呼吸,都让我可以冲破这一切,遇见并爱上你。
我还期待着反转:看似侵略性十足的小主唱其实是个不落凡尘,心思柔软的“甜心” 看似温和亲贴的领唱其实是个冷言冷语,偶尔暴虐的“刺儿头”

踩雪是件浪漫的事

踩雪是件浪漫的事,所以浪漫的事要和对的人做,你说是吧👣❄️💓

那个小孩在跑着,和前面的一,二好友打闹着

他在后面
裹着大衣
只有揣着一个围巾
静静的看着他们

突然小孩回来了

怎么不去玩了?

他们玩他们的,我累了

小孩眼睛亮亮的,耳朵被动的红红的,刚刚疯跑的现在身上还透着热气

小孩不善说谎,他是知道的,他也看着小孩的眼睛

突然想起来之前有个人也这样看着他

也会叫他哥哥

眼睛止不住的看了一眼远方

忽然,耳边是小孩的喷嚏声

他回过神

把准备好的围巾戴在他脖子上

你就得瑟吧,迟早感冒

小孩就静静的看着他围好了围脖,又弄好的衣领。
但没想接他的话,张嘴便来了句

哥哥,我不小了

我知道
他应着
但你哥我眼里你可以永远当个孩子,我说过的,所以你尽管去玩,哥哥等着你

小孩辨驳道,哥哥,你不懂,我也可以陪着你的,你身边会一直是我

他一愣

天空又飘下了点雪花,落在了小孩的鼻尖上,睫毛上

小孩说完了见他不回答,就一直望着他,似乎没打断错开视线

他突然抹了一把小孩的脸

小孩瞬间的炸起了毛

呀!lzy你有毒吧!

他笑着站起来

吸了吸鼻子
往前跑道

走了小弟,你洋哥腿长我怕你跟不上

小孩也站起来追上


可谁也不知刚刚那一刹那他的眼角有泪

他心里不由得傲娇的嫌弃,把这些归结于,人老了听不了动情地话了

不过现在的景色一定很美,他脑海里能想象到,太阳下有人影成双成对,现在彼此都不会孤单。

我就很烦,估计姨妈要来了所以很烦,月底工资还没到账所以很烦,无聊到爆炸没有事情做,所以很烦。 大致上是一个负能量积聚的太多想输出一下了😀

温柔的你被我写在歌里(牛和草番外)

真的真的拖了很久,这个番外想了无数回,终于写了,有些牵强把两首歌放一起,(若有意见,大家轻点喷😂

大模们的相遇很奇妙,很清新,是在大学的图书阅览室里。

人人都怀疑模特长了这万人羡慕的外在,就不在乎内在了,但事实证明即使是外在的美已经高不可攀,他们内在还是十分渴望灵魂得到升华的。

所以木子洋和他们家卜凡第一次碰面是在阅览室,说起来也是好巧不巧;同样是来看书消遣的,但气场完全不同。

木子洋是来消愁的,他刚“被分手了”,为了不在宿舍被舍友调侃就跑到阅览室里躲起了清闲。

带着他的新买的苹果耳机,翻着一本“怦然心动”,假装心无旁骛。

这时候旁边座位突然有人拉开椅子坐下,那个人欠了欠身,小声的问到他“那个,同学,这儿没有人吧?”

木子洋本没想理他,但见他没要坐下来就淡淡回了一句“没人。”然后又把眼神收了回来。

心里暗自吐槽这个人看着眼熟,估计也是自己一个系的,皮囊不错,但散发着恋爱的酸腐气息实在是叫人不爽。

至于卜凡呢摸摸掏出自己的耳机,这时他发现旁边的同学十分有品位,之所以这么说,卜凡会告诉你,“你看这人给我使一样的耳机啊,多有品位”

但,卜凡大兄弟我劝你最好不要太自恋。

开心的戴上耳机听着歌,翻起了自己拿到的“家常菜100道”。

听歌的时候总有人习惯摘一戴一,比如卜凡,又比如木子洋。

桌子不大,耳机雷同。忽然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所以就在那个午后,在这不大的阅览室里有了一场不期而遇。

好巧不巧他将他的戴在,他把他的放入耳朵。

木子洋戴上去突然一愣。

此刻萦绕在他耳朵里的是满满愉快的旋律🎶
“走过的路 是一阵魔术

把所有的好的坏的 变成我的
心里的苦 就算不记得

都化作这目光 吟唱成一首歌

而你像
流进诗里的嘈嘈水声
敲进我心门 拥抱了所有的恨 滋养了干涸

相信我能是你的”

他愣愣的拿下看着旁边的男生,

而那个男生也刚巧摘下耳机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那手里静静躺着的耳机此时正好放到经典的副歌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
为什么我的心

明明是想靠近
却孤单的黎明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
为什么我的心

那爱情的绮丽
总是在孤单里

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不知道是谁先笑了笑开了口,然后他俩从“家常菜聊到文学作品,又从对男欢女爱渴望到了柴米油盐的向往。

“小凡,我祝你成功表白,然后顺利和她在一起啊”

“洋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借你吉言”

“那我也借你吉言”

那个日落的余晖洒在图书阅览室的门口,暖暖的,照在少年的身上,映在彼此的心里。


后来,学校里大大小小的走秀合作的越发密切,大家的有目共睹下这俩人从两条裤子穿成了一条裤子,用学姐话说快要没有裤子了。

事实证明直觉很准,后来的一次庆功宴后,卜凡送木子洋回家,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搀扶的人默默的向前顺着自己的手臂摸索着,最后手握在了一起。


卜凡努力不去惊呼,控制好呼吸默默的问
“洋洋,洋哥?你醒了?”

本来还想打哈哈的,却发现刚刚还眯瞪的人已经醒了看着他,“卜凡凡,你要是个汉子就要敢承认你喜欢我,要不然你要给你们青岛人丢脸了。”

说完还抬眼扫了他一下,那一样在卜凡心里炸开了花。平常这双眼睛有多犀利,现在就有多勾人。

卜凡慢慢抬手摸向木子洋,“哥,你咋不问我为啥没追成女朋友?”

场面一度失控,卜凡心想这次要是被自己蠢哭了。

木子洋挑了挑眉“我的小凡弟弟,就从你要做菜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没戏。这年头二十四孝男友不吃香的。懂吗?”说完揪着卜凡的衣领把人往自己面前一带“但在你洋哥这儿行的通。”


两唇纠缠在了一起,卜凡宣告自己的初恋来临了。耳边响起的是烟花,是钟声,眼前是这个人的样子,卜凡想做一辈子饭也挺好的。

“卜凡凡你看你第一次连吻都不会接,气都不敢喘;我还记得你眼睛还是睁着的,我亲完你,你就站在那傻笑。你说你是不是太智障了?”

厨房里的人各种忙活,没空理自家主子。

终于随着最后一道菜出锅,他撂下锅铲,一边脱着围裙一边往出走,木子洋还在夸夸而谈,眼瞅着面前来了一道阴影。

“宝贝儿,我不介意再试试?”

“我觉得小凡你这点就不好太认真。”说完还附赠一个摸头

“哦?你刚刚说我什么了?”卜凡很是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看他还能怎么混

“我说,脱围裙都能像解领带一样帅的人只有我们小凡了!”

“哥,你真这么觉得吗?”

“假的快吃饭我饿了!”

耳朵很红,卜凡知道这是真的

便哼起了曲儿“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

而这时那边也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都化作这目光,吟唱成一首歌……”

歌似乎是对不上的,但心是对的上的,因为是我温柔把你写在我的歌里。



微博上看人家剪的视频里的歌曲听完了,产生的脑洞。前半段岳岳视角,后半段正常视角来阐述故事;类似于伪中年月讲过去往事一段尘封已久的爱恋。



昏暗的灯光下月明辉面对镜头娓娓道来自己的故事,那是他心底的秘密:

OK,喂喂,check,check 。OK,three,two one,action。

先说说在吗开始的吧

我和他认识在一家咖啡店

那天下雨我进来躲雨

看他在窗边望着街头巷尾的人流

我看到桌边的空位就坐过去了

是的,我是主动搭讪的看起来有些冒冒失失

他那天穿风衣驼色,深色西裤,皮鞋带着暗花那种

emm,很好看

头发梳的很一丝不苟

但表情有些纠结

手攥着笔勾勾画画的在餐巾上

后来我请教了他的名字和职业

他到是有些意外的看着我,显然觉得没人会和他搭讪

聊了一会他说他是画家

邀我去对面街区的家里小坐

我当然答应了

后来就做了,关上了灯做的

其实我是第一次,他说他也是。但心动了他说是挡不住的

睡醒了他告诉我说他姓凡,我就信了

但没告诉我全名,之前也知道英文是katto

我倒是都告诉他了,也要莽撞了点。他听了还夸我人如其名,一样的柔软,身体和性子都是。

我当时脸红心跳了一下,再后来忘记了留电话号码
只好去咖啡店等他。


但他有一段时间会像消失了一样联系不上,再来的时候就看他穿着休闲,我最喜欢他戴那顶贝雷帽,t恤牛仔裤,再戴一副黑墨镜,很有型

他喜欢每次见到我都送我花,之后就依旧是到他家里坐坐,然后做|ai啊什么的,偶尔他下厨给我做饭。

还挺好吃的

但似乎每次都是他主动要求的关掉灯

我没拒绝,毕竟我是个浪漫主义

后来分手?与其说分手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消失了

对!

很drama那种,emm怎么讲呢,对,就是人间蒸发了

打过电话,去过咖啡店,也尝试着跑到他家楼下

可人就是走了

还挺意外的对吧

成年人的游戏,好聚好散嘛。岳岳说到这里抹了抹鼻子,又摆弄了一下双腿换了个姿势

接着说道

今天录这个是个告别


人生在世自己没什么必须挽留的了,倒是和这个事情让我一直带到土里实在是难受。所以不如就录下来。寄到原来的地方算是碰碰运气吧?兴许他会收到呢?然后让他后悔一辈子好了。也许根本收不到吧?


岳岳是在家里放的瓦斯准备zisa的

但意外发生了

邻居家的电路老化,一霎那火花闪电顺势而下烧到了岳岳家,然后瓦斯爆炸了

楼下居民爆了警

邻居和岳岳被带到了jingju

他路过刑侦科的审讯时玻璃隔间里,恍惚看到一个身影

梳着油头,穿着白色的西服背心,胸前戴着工牌

还没来得及没看清,岳岳就被推走了到了一边等待询问

这时那边的审讯室门开了

外面有人叫道“卜凡,李sir找你,快去”

那个人迈着矫健的步子走了出去

看到他时一愣,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那人说道:“不好意思”

岳岳一愣答道“哦,没事没事”

“谢谢谅解,那个我先走,下班等我一下”

岳岳比了个电话的手势,想说电话联系,但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他的电话,只好点头笑笑

对着嘴形说到:我,等,你

下班后岳岳紧张的等待着他的凡先生

不,现在应该叫卜凡

卜凡急匆匆赶来

“实在是,不好意思久等了

那个你可以留个电话给我嘛?我似乎看你和我认识”

岳岳兴奋的脸瞬间冷掉,但随即转变好表情说到“我们,对我们很熟”

卜凡一些不好意思的拿着咖啡给岳岳“你性格很好,谢谢你没把我当深井冰”

“我之前出了意外,有些记忆丢了,最近总是很恍惚。医生建议我去适当回想一下,说这样有助于刺激大脑。”

岳岳就静静的望着卜凡,他说过的每一句他都认真听着,在适当的时候报以微笑。

卜凡说完不好意思的骚骚头

“那个你不会嫌我啰嗦吧”

“不会,我可以帮你,我有认识的朋友学心理,正好帮助你恢复创后损伤,也许人有时想不起来的是因为心里而不是大脑。你说呢?”

“那好,现在我们是朋友了!这话有点怪?我们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为了感谢你愿意帮我找回记忆。谢谢你岳岳,你性格真的很软有没有人说过”

“有啊,你说过的”

卜凡看着岳岳的笑,心里却有了别样的感觉,瞬间觉得自己太龌龊了。急忙打消了念头,

但红色的耳朵出卖了他。

他只好哈哈的笑着拍着大腿,以缓解尴尬。

这时岳岳起身要走,卜凡却拉住了他,然而又又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慌张的甩开了手,之后又摸着脖子说到“那个,我家离这边很近,你…那个,你要不要来我…”。

“好啊,荣幸之至!”

卜凡楞在原地,眼前的岳岳笑的眼睛是那么的亮宛如今晚的月光,他的身形仿佛在飞舞,卜凡觉得自己的心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但他就这样看着岳岳然后开心的笑了出来“走,我们回家”

----end?🌚

今日的狗血言情

我想在钢筋水泥里幻想出一片雨林,那里只有你和我。我不曾梦想成真,却片刻之间觉得自己可以很快乐。

我要稳稳的幸福

今天“芭姐”节目里的对话,让我想到的脑洞。随即发过来给大家开心开心。博大家一哭吧☺️,希望能达到效果~(ps:假设是abo?


怀了孕的岳岳半夜醒来听凡子说梦话打呼噜,然后并没有急于拍醒他。
而是一边摸着自己肚子一边说“宝宝你看你爹这个人做梦都说话得多贫啊,你不能学啊”
然后把凡子轻轻拍醒
凡子自己醒了第一句话是岳岳我是不是说梦话吵到你了?我要不还是睡客厅吧”
说完就要翻身下床
然后岳岳说“没事,没吵到,你睡吧。这样我半夜起来你好知道啊。”

然后凡子不好意思的抱着枕头爬回床说“岳岳,辛苦你了,咱家家的大大小小以后都听你的”
“呵,这话你说了算啊!”
“算啊!肯定的这臭小子要敢干仗我就揍他!”
“哟!照你说的姑娘就不行呗?”
“卜卜卜,都行,姑娘像我,铁定疼你”
“你就会说好听的。”
“行了,快睡吧我的哥哥,我要是再吵你你就使劲打醒我啊!不行就把我踹地下”
凡子就默默躺好把岳岳轻轻揽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