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记个梗(突发奇想


童养媳梗,村西头的裁缝家的小少爷和村东头落魄农田大户家的大少爷的故事!李洋是小少爷,灵超是大少爷。(裁缝家把落魄大户家的少爷娶过门当童养媳。养成系列)

有个片段,弟弟毕竟是弟弟,在他小的时候,小朋友采取博人眼球的方式:是哭,打闹,然后哭着打闹
洋洋也许之前没那么喜欢弟弟,但后来真的喜欢了却不说。弟弟看不出来就一直很急,希望能有一天追上哥哥,但是哥哥似乎就没有对他有别的想法似的。
所以他就自己献身了,但哥哥没同意,他就把哥哥推开,然后自己把扣子寄回去,但越想越委屈,就生气委屈都凑一起了就哭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像个小傻子。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把哥哥弄的手足无措,过来给他他眼泪,他就把眼泪都成哥哥袖口,然后就说“李振扬你可不可以多爱我一点啊!”准确是喊出来的
哥哥被整懵了,就没说话,过了一会明白了就开始笑。
但弟弟觉得自己被嘲笑了就拿起枕头砸他,被子都拆了
最后被哥哥一把搂过来顺毛:“哥哥很喜欢你很喜欢你”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你心里就是还有那个大高个!明明我也可以!”

“他可没有你好,我小弟别人比不上的。”
“那你说我怎么好”

“他没你机灵,没你懂事,没你会看眼色,还有最重要一点你可比他软多了”
谁会不喜欢美人掉泪呢,更何况洋洋那么自恋,美人为了他掉泪他就更自鸣得意了。事后肯定会笑弟弟因为自己哭了
弟弟就说我没有你胡说的

还有就是:弟弟愿望是长大了成人礼是上一次哥哥
小的时候是哥哥调教他,长大了就互攻,偶尔懒了就让弟弟伺候的哥哥也很有趣了。
小李和大李,二人傻屌般制定了日志
一三五大李,二四六小李,周日随便

弟弟偷摸改日子,被哥哥发现了,领回来一顿揍。
然后啪啪啪了几遍老实了
但是一边啪啪啪一边打屁股
说,“让你胡乱搞还敢不敢了?”

“不敢上哥哥的弟弟不是好弟弟”

“李英超我告诉你你明天别想去学堂了”

“不行!明辉先生还等着我的文章呢”

“那你说你错了没?”

“哥哥,洋哥哥,好哥哥我错了”

第二天李英超揉着屁股被哥哥给送到了学堂
先生见小李很是高兴问这是谁啊?
弟弟答是王八犊子!

“小崽子你说什么?!”

“我说是王八犊子他好哥哥,你说我说的对吗哥哥?”
那先生多费心我这个弟弟太调皮了,说完拍了一把屁股就走了。
弟弟就一边揉着屁股龇牙咧嘴一边在心里骂他哥哥。

卜家大宅(3)下


时隔已久的三下😂各位小可爱久等了~
第三章下

若不是二夫人知道自己这逆子从哪跑回来,说不定还能听上一听,可眼下她心里是何等的恼火,也不敢在李英超眼前发作。这口气便是怎么着都要咽下去。

只见她理了理气,看似埋怨般的来了句“在忙,有小鹅千里迢迢来看你重要?让人家这么等?”
这话说的俏皮,眼睛也仿佛在透露着这不过是个玩笑话,但李洋知道她的娘亲的嘴角可没有半分笑意,自己这么着也没被她如此修理,看来是要谢谢他这小弟才是。

李英超见李洋落了埋怨,便上前解释道“无碍的,洋哥哥我没等太久。你若是铺子里有急事便去忙吧。”

李洋见状也就不端着了,准儿看向他那样子别提有多真诚了,“小弟说的叫什么话,你许久不来你洋哥我应是带你好好在这宅子里转悠转悠。若真像你说的这般,那可要想想是不是我做的不好得罪了小弟?”

李英超被看的慌神,他觉得李洋的眼里有什么他就是看不透,他甚至觉得李洋远比他姑母来的藏得深不见底的多。但在他耳畔是那温柔的声音回荡着,他不可以违背自己的心,所以他摇了摇头
又觉得不对又点了点头。

这下却把李洋逗笑了,“那看来小弟似是与我有什么要埋怨的?那既然如此娘气我就带小弟转转顺便陪个不是吧。”

还没等李英超回神,李洋就朝外面走了,他急忙和姑母道了别便跟了上去。

卜李氏看着出了院门口的二人,心里盘算着怎么才能让李洋把这婚事定下。而旁边的喜梅见自己家夫人皱着眉头,便故作灵巧地想为她宽宽心“夫人我看少爷也并非对这李小公子不上心啊,说不定这婚事能成。”

“你懂什么?少爷什么脾气你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答应!”一边在这里埋怨着一边揉着自己那太阳穴,煞有介事的样子仿佛为此操了不少的心。

眼瞅着的这就要到中午了,可李洋见李英超丝毫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也就懒得在摆着笑脸,这使得本来在一旁说的欢喜的李英超一下子也愣住了,私下里盘算又是自己这个度没把握好,李洋终归是没了耐性。连忙拉住李洋的袖子问道“洋哥哥,我们回去吧,我方才觉得自己肚子有些饿了,明日你在陪我逛逛好了。你说好吗?”

李洋觉得的若是单看这一点,李英超真的没得挑,他的样貌身材各个出挑;就连这性子都是八面玲珑恰如其分的妥帖,若是那旁人许是他李洋真的会娶了他也说不定,这内人,内人不就是个找个体己之人吗?可,他是李英超,李家小少爷,所以娶了他便是被他娘亲拴上了一辈子,除了会毁了他自己,还会毁了眼前这个无知少年。他就是绝情也到不了这个地步。可是到了后来李洋发现这人可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

李洋笑着拉过李英超的手,拍了拍,“小弟你还是那么讨人喜欢,走哥哥带你回去吃些好的。”
李英超被突然接触到的手弄的耳朵一红,但面上还应和着李洋的话“那就要看洋哥哥你请吃些我些什么好的了?”心里暗自得意自己这般做法李洋也如此的买账。

二人冒着日头回了李洋的院内,正巧喜梅早就命其他的下人把菜端过来在那候着了,洋,灵二人吃下些便各自回房休息。

李洋躺在自己床塌上闭眼歇息,但还没等这睡意袭来就听屋外有人拍门叫道“洋哥哥,你醒了嘛?我怕你刚刚吃的急消化不好,就命人给你从小厨房弄了些山楂羹,你要是醒了就起来喝了吧。”

李洋懒得理睬,心里想着门外的人若是识趣过会儿见他不应,自然会走了。可是他低估了李英超的耐性,李英超虽然不在拍门,但是人却没走,端着这个盘子就站在门外,仍人再怎么不想理睬也做不到不去看那窗上映着的影子,小小的却固执得可笑。李洋不想领他这份情就想法子捉弄他一下,便朝着门外说到“进来吧,把东西放好就退下吧。”

李英超听见了便推门进来,转身轻轻合上了门,把那食盘放在这书案上,但一转身却被背后突然出现的李洋,吓了一跳险些弄翻了吃食。
“哦?原来是小弟啊,竟然你等了这么久,不如坐下聊聊再走?”
李洋此刻衣襟大敞着,本应系好的睡袋就这么耷拉在身侧,露出那健硕的胸膛,较好的皮肤和那罗列有秩的腹肌,换做是谁都移不开视线。
这其中不乏李英超本人,他就愣愣地看着李洋,忘了去避开视线,忘了要掩盖自己那司马昭之心。

那眼睛满是留恋,当意识到自己失了分寸了急忙别开了身子,可显然李洋今日没想让他全身而退,他想着李洋的憎恶的语气和眼神。却不曾想李洋牵住他的手顺势将他揽入怀中,他无措的将手轻抚在那胸膛上,一寸一寸的小心翼翼地抚摸着,明明是他在点火却感觉自己要被逼到发情期般,李英超感受到自己轻喘着,二人的距离是这般的亲昵,这是他此前没想过的,使得鼻尖的气息都被打乱了。他只得轻叫着李洋“哥哥,快将我放下。你这般戏弄我是做甚么?”

“原来小弟不想这样子?那是我领会错了意思了?既然这样我可就真放开了。” 说着便要放手。但嘴里的语气显然透着点惋惜,仿佛真是伤了心般。

可这下便惊到了李英超,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他并不想就轻易的放弃,便心一横一吐为快了:“好哥哥,你不要生灵儿气,我是喜欢你的但是你心里没有我,这我知道,”语气里满是撒娇,看在李洋没真放手的情形,便耍赖般将双手攀上他的脖颈,“姑母此次让我来的意思,我也晓得,可是我愿意听你的,只要你答应我在你身边陪着你,其他的我不会阻挠你,表面夫妻我也不怕的。”

李洋内心深处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是没想过这个小小的身躯里却装着这么些心思,自己总归还是牵扯到了这个孩子,但却又觉得似乎没什么值得为他同情的,于情于理他俩不过各有各的苦罢了。

所以李洋收了嬉皮笑脸的状态,拉开李英超,看了又看最终长舒一口气,眼神定了定似是下好了怎样的决心般开了口:“好!既然你愿意别后悔,那就不能反悔了,明白吗?”

李英超捏了捏自己的下摆,点了点头,用他那双乌黑漂亮的眸子望着李洋。那眼里的情是此刻李洋最不想回应的,但万幸日后他没辜负了这个少年的一往情深。

日子终归是要过的,不过这不同人却又有不同的活法,有人把日子当这苦药,推着走,能得过便且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仰头这苦劲儿就算是过去了;有人把日子当粥熬,过的绵密,浓稠,是那小火慢炖,巧心经营,这日子过得自然也是浓情蜜意。前者在卜宅东院,后者在卜宅西院。

李英超在这住了个把月时,传出了信儿说东院有意留住他,撮合李洋成了这桩婚事,而西院知道这消息时,东院都开始要着手挑日子,拟定请柬了。
岳明辉知道这个消息是从春香那丫头嘴里听来的,刚听到时他着实一惊,细细想来定是李英超那孩子把李洋这颗石头给说动了罢。便等到晚上卜凡回来时招呼他来,打算盘算一下送什么贺礼。
可谁曾想卜凡一听这消息竟嗤之以鼻,大有要就此事批判一番的感觉,不过终究再难听的的话也没能说出口就被岳明辉那份温柔体贴的样子给哄了过来。临了卜凡论辈份该有的排场要有,做法全听媳妇的,他只管掏钱就好。
岳明辉就当是他躲清闲,也不再多追究。不过心里清楚卜凡心里那个坎儿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不过他知道卜凡能做到这份上全因他的面子。但卜凡后来临睡前说的话倒是给他提了个醒儿,“他李洋会平白无故接受这桩婚事,我心里一百个不信。”岳明辉心里的顾虑在结婚当天算是被打消了一半。这不得不过归功于那天李洋的举动确实让人觉得真的不行。

卜老爷没想到自己这有生之年都赶上两个儿子成家立业,心里美的不行,而卜李氏更是婚礼当天穿的华丽隆重,脸上春风得意,红光满面,任谁都瞧得出来这婚礼谁是本家。说她招摇也绝不过火。

门外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又让这卜家大宅倍显风光,外人羡慕不来,里面的人却巴不得少点这些虚头巴脑的噱头,在东院新布置的婚房内,两新人正聊这些什么,门外喜婆觉得是小两口儿感情浓说着闺中秘话,也就没做打搅。

可有你若细心便听的出来,这要结婚的人似乎也没那般像旁人眼中的美好。

李英超内心多少有些紧张,但毕竟孩子心性,听着外面那锣鼓声声的样子,面上再怎么端着,那亮亮眸子和轻碾着喜服的手却出卖了他,李洋心思细腻,早在方才就有了觉察,便开了口
“你就那么高兴嫁给我?”
李英超没料到李洋愿意与他聊些什么,这一下子被问到反而有些惊讶,但还是回了嘴
“你觉得我不值得嫁你吗?”
“呵,我有什么可值得的?你在我这儿连心恐怕都得不到的,我不是什么好人,也没那般体贴。我可没凡子那般专一就守着那一个,你若是想要那些个蜜语甜言我都是可以给你说上一二,其余的怕是你要做好觉悟。懂吗?”
“我不怕的,方才你说这些意思我若是没想清楚也不会嫁你了。所以李洋你不要太小看我啊。”那时的李洋头一次感到眼前这个人是那李家小少爷,原先小鹅是不敢喊他名字的,但李英超敢。所以现在看来自己找的人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李英超抬着头看着李洋眼里透着那股子冲劲儿,认真的样子让李洋笑了出来,刚要开口逗逗他逞一时口舌之快。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门口喜婆的催促声打断了
“二少爷,二少奶奶咱把房里体己的话留到晚上再聊吧,该去拜堂成亲了,误了吉时可不好哦。”

李英超缓缓撂下盖头,站了起来,李洋在一旁牵上了他的手,低头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日后就承蒙少奶奶照顾了。” 许是内心作祟,李洋却觉得那还有下的人耳朵定是红透了,忍不住轻笑着带着李英超往出走。

屋外喇叭吹的响亮,喜婆喊着婚礼现在开始,请新人迈火盆,二人拉着手迈过了火盆,怕火撩到衣服李洋贴心的撩起来李英超的下摆,这一举动众人都看在眼里纷纷称赞卜家二少爷人贴心。

迈完了火盆就到了这令人期待的一步,啃苹果,这夫妻同咬一颗苹果图一个平安幸福的好彩头,可偏偏这苹果怎么都啃不到,旁边有起哄恼得李英超也不好意思起来,红扑扑的脸颊透着一股水灵。李英超一抬眼便看着李洋温柔的盯着他,那眼里的柔情蜜意让他慌了神,一下子脚下没站稳跌倒了李洋身上,李洋顺势搂入怀里。宾客都被逗得哈哈大笑,说新娘子怕是等不及了。李英超毕竟年纪尚小没经过这般调侃,弄得他抬不起头只好俯在李洋身上不肯起来。最后还是喜婆笑着宣布夫妻对拜,吉时到送入洞房,李英超这才跟着下人回了房间舒了一口气。

外面热闹,可这并不是李洋想要的。
今时不同往日,那日岳明辉结婚时这在宅子里里外外也是他张罗着的,可先下自己的心景远没有那时的轻松,那时的他好歹还可以逃避。现在他就这么看着卜凡带着岳明辉向他走进,手里捧着小小的礼盒,一看便知是贺礼,李洋连忙迎上前打趣道“哦,我这嫂嫂好生客气了,还给我备份礼,你们大喜日子的贺礼我都没来得及准备,是我不周到,望嫂嫂体谅。”说完还用手轻轻拍了拍岳明辉的手,卜凡本在一旁一言不发但见李洋如此这般也就坐不住了上来便打掉了二人的手。
“你大婚的日子,还不赶快去入洞房可不要让小鹅久等了,你嫂嫂这边也不过是代表我们夫妻二人的一点心意,你手下便是也不是什么值钱东西。”说完就把岳明辉往自己怀中搂了搂,那架势十足仿佛下一秒李洋若是敢在多造次他就真会做出些大逆不道的举动。

李洋轻笑地接过礼物转手抛给了管家让他做好清点,自己欠了欠身说道“多谢大少爷和大少奶奶的心意,我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就回房了。”

说完转身就走,仆人引路到房间便都退下了,李洋看着屋内烛光摇曳,便知道李英超肯定没睡,所以推门就进。果不其然,李英超还是那端坐的姿态,只不过少了嘈杂的声音的后半夜显得格外清冷,透着一股子可怜的劲儿。但其实自李洋进来李英超就知道了,但他没做声,他能感受到今晚的气氛并不那么好,就即使是身子早就乏了他也强打着精神听着生怕李洋进来了他却睡下了。人人多说这人生最得意之事莫过于: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等美事现下他却乐不出来。毕竟这段姻缘是怎么来的他自己心里清楚。
自李洋进婚房,瞬间气氛冷下来,但他没急着脱衣休息,而是坐在一旁拿起来就往嘴里灌,看样子是刚刚费了些口舌。然后便时不时的瞟一眼李英超。见李洋不动,李英超自己摘下凤冠,头饰,抬眼看着李洋“该拿出来了吧,我也累了。” 李洋听了轻笑“看样子,我们二少奶奶比我还着急些啊。” “我只是乏了,你今天不累吗?和他们应酬应该很头疼吧。”
“累,对是该累了。”说着便拿出来事先准备好的契约书,往桌上一放,“签了你便早些休息罢。”这契约书上白纸黑字写着的:李英超与李洋自愿缔结契约,期限为一年,一年时间里李洋可以让自己的事业站稳脚,最终达到要父亲放权的目的,从而摆脱母亲卜李氏的束缚。这期间在外时,二人保持正常夫妻关系,不允许令旁人生疑,而为掩人耳目,李洋自愿标记灵超,但不允许做最终缔结,并保证不会非意愿的情况下强行;李英超本人则不许干涉李洋绸缎庄的事,但可以随时在宅子与绸缎庄出入自如。而最后附加了一条条件,夫妻二人皆默许感情自由发展。但时限一年,超出则契约自动生效。

二人按了手印,李英超便开始脱掉自己的喜服,顺手要去解李洋的,李洋躲开到,今天你睡这,我去书房待一宿。李英超想哭,当忍着没有做声而是闷闷的问道“那你能不能标记我,就今晚。”
李洋本来是要走的但看着样子便作罢了,手揽住他的头,谁知这孩子倔强的,并不上前。李英超觉得刚刚自己那副样子着实是愚蠢的要命,便说什么也不敢上前去现眼了。

可李洋却不依了,似乎硬要逗一逗他,对着他耳朵吹气“原来我们小鹅这么急吗?那夫君我要满足你才是啊。”

李英超听了李洋唤自己的乳名瞬间害羞的红了耳朵,但随即这漂亮的脸上便眉头蹙起,“洋哥,疼啊。你快松口。”李英超没想到自己初次被标记竟然来这般措不及防,甚至不带半丝的情欲。

“李洋你真的很过分!你无赖!你这样太…”还想骂些却被捂住了嘴,“乖,你要知道我们并没有真的需要缔结什么对吗?现在如果你冷静了,我想我们需要去就寝了,我的二少奶奶。”

看着李英超冷静下来的样子,李洋便要收回手,“快去休息吧…啊~” 李洋捂着自己被咬出血的手指头,再看了成一时之快后一脸得意的李英超,被弄的又气又笑,“你啊你,你真是只厉害的小鹅。”

“李洋我告诉你你迟早会后悔没答应娶我的。”
说完便躺到了床上休息了。
李洋摇了摇头,打了哈欠也懒的再费些口舌争辩,便和衣而卧。睡意已渐渐袭来,但李洋脑子里却抛出了个疑问:自己会后悔吗……

——————————————————————————最后打滚儿求评论😭

十分抱歉

烦躁🙃文儿卡壳了!!最近看来需要好好回炉再造一下脑子😭总感觉很对不起关注小可爱。

果然二次元世界的小姐姐最可爱了

果然二次元的少女致死都不会因为自己在哪里放弃自己的世界的,今日是大写的开心~
地铁偶然一个看bl漫画的上班族小姐姐,超级安静~(那种你从外表看起来根本想象不到的人☺️☺️
反差萌~无敌可爱😘

日常许愿

真的,每天都望眼欲穿的盼望着灵超鹅长大🙃不然按捺不住内心的洪荒之力,真的不能开太难熬了~真情实感的期盼成熟的禁果娇艳欲滴的样子

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

昨天弟弟下台阶得来的灵感(内容半套用qaf里的bj桥段大家觉得ooc就不好意思啦~主洋灵,微卜岳)

世人都会对青春抱有幻想,及时是还真是青春年华的当下也免不了偶尔会疼痛文学一下,以此证明这是给自己青春的印记。灵超也不例外,他想他的青春文学并不疼痛,或许,有那么点疼痛?

总之对于一个在成年门槛晃来晃去的他来说,成年后的世界意味许多,对有的人来说是考驾照,有的人来说是的初吻,有的人来说是初恋,甚至是初次体验。但灵超的这些在没成年的时候几乎都给了那个人了,那个叫李洋的男人。他很瘦但是身材很好,很高挑,是个模特,后来转行成了广告部门的艺术总监;平时不苟言笑,实际上见人就撩,来者不拒;最主要的是他大灵超整整7岁有余。 但这不影响他们相爱。

17岁的灵超的世界只有53cm这大。因为那个男人的肩宽是53cm。

17岁的灵超的世界香味只有一种淡果木香。因为那个男人的香水味是淡果木香的。

17岁的灵超的世界最悦耳的声音是那一首老歌
“oh Darlin,save the dance for me~” 因为那个男人最喜欢放的就是这首歌。

但现在现在灵超的青春要步入成年的门槛了,他有些期待也有些担心,毕业舞会的请柬在手里,他看过qaf,憧憬着自己会像Justin一样勇敢阳光,而李洋也许会像醒悟了的Brain一样,在舞会上他们跳起最动人的华尔兹。成为羡煞旁人的一对儿情侣。当然结局他知道,但人要活在当下啊,那一刻的心有所属,值得怀念一辈子。
对于一个即将成年的男孩来说一辈子是一个有诱惑性的词,他有着一种魔力,承载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未知好奇。

“舞会还是如约开始,放着时下最流行的歌曲,大家跳着,随着音乐舒缓大家开始集中到舞池扭动着身体,渐渐的想彼此靠近。”这一切都是坐在椅子上的灵超内心独白,没有舞伴,准确的是今天的小王子没等到他的骑士,原来不是所有人会愿意陪做所有的事,即使你认为你们已经足够亲密,亲密的好似一对恋人,但仅仅也只是好似而已。

作为成年人的灵超上的第一课便是洒脱:所以当那个又高又壮的学长带着笑意想他走来时,他欣然接受了邀请,但很快他发现他不准备跳女步,很显然这个叫作卜凡身高至少有1米9的男生也不想,所以两人在坚持了许久之后用一种奇怪的方式完成了第一段舞;他很庆幸自己没像Justin一样能做出那么多花样来,但是很显然自己这几个转身也迎来了足够的目光。是时候离开了,灵超暗自神伤。就在他退到圈外时,有双手拉住了他。

李洋一个艺术总监,一个被戏称足足快步入更年期的中年人。实际上年龄不过是二十有五,离中间还远着呢,但用他的男孩的话说“你和我比差很多知道嘛~中年人”每次回想都自带语音播放功能。那得瑟的语气真的是让他又气又笑,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开始怀念起了青春,思前想后似乎是因为灵超快成年这件事刺激了他脑内的某根神经。

他原本和灵超就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认识的,两个人很快达成了默契,算是在感情上十分合拍,一个负责任性,一个负责宠;一个负责叫外卖一个负责丢垃圾。总之,在单身老男人的公寓里加进一抹亮色早就规划进李洋的未来发展蓝图里了。

所以,他没想过,这些活力,这些青春所带有的天然滤镜在成年之后会不会一一土崩瓦解呢?答案在李洋心早就有了,不然何来对青春的憧憬?
他是怕的,他怕这个雏鸟张开了翅膀,翱翔后便会发现。他李洋不过是那森林里的一颗木;那江河湖海里面的一片洋,所以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那他走的时候,李洋做不到像brain那样的决绝,情爱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是耗材品,对于年轻的男孩来说是附属品。


高傲又自卑,所以李洋总是玩笑间表露出自己的想法,但显然他的男孩似乎没听出来过,他问过他喜欢的动漫人物,和他比谁帅,他问过他想找的伴侣标准是什么。他还问过很多,但他的男孩就仅仅是个男孩啊,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说到哪就说到哪。

而成年人此刻就要保持清醒,毕竟吃醋很幼稚,李洋很嫌弃这样的自己。

所以在他看到他的小男朋友一遍又一遍在看qaf的经典镜头时他似乎明白,他的男孩还是很具有青春疼痛文学色彩的。

所以那个早上他假装看不到那只把请柬塞进他兜里的手,然后自己穿搭整齐后,十分故意喷了十足十的香水,李洋在床上暗自伤神果然不能太宠着。

所以当他自己准备好后他来到了现场,接他的小王子回家。但是很不凑巧,似乎有人捷足先登了。不过当他看到失魂落魄的男孩时,他感谢上天的眷顾,本来不行鬼神的他,现在要重新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拜一拜神仙了。

所以他拉住了那个暗淡的仿佛坠落的小星星的尾巴。


灵超看向李洋眼里是五味杂陈,面前的男人没有他跳舞,但献身了他的舞会,带了他最爱的草莓做成的花束,他接过花没说话径直走向地下车库,一个一个台阶的跳着,像是要故意刺激那个男人来晚了一样。

李洋就在旁边护着半把他圈在怀里,可很明显成年了的男孩似乎不那么好控制了,他有些无奈却又看他那么在乎自己而庆幸。不管怎样他的男孩没想和任何人走。

灵超蹦蹦跳跳的倒着下楼梯,嘴里叼着一串草莓,一只手抓着李洋的黑衬衫袖子,他心里是开心的,他的世界似乎没什么变化,耳边是熟悉的声音“你小心,摔着”
“没事,摔不着。有你在呢~”嘴里全是草莓也说不清,但依旧张牙舞爪的看着让李洋跟着想笑。自己的男孩果然要自己管好。

闹了半天的二人坐在车里,看着对方傻笑,灵超揪心下一颗草莓就塞进了李洋嘴里。
随即问道:
“洋哥哥我问你,草莓甜不甜~”
李洋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李洋先生请你好好回答,不可以糊弄我,我可成年了!”

“好的我的灵超先生,我的意思是草莓不甜,我心里甜,因为你让我心里甜。”

说完便侧身帮灵超极好安全带,开回了公寓。
留下一路上满脸通红不发一言的灵超鹅,李洋只好憋笑。灵超恼羞成怒心里暗骂“去他娘的青春幻想,世界变化,有什么用,还是被套路了~”
灵超只好拿眼睛斜瞪他。可无济于事,毕竟偶尔奸计得逞的成年人会体现更加幼稚。此刻李洋觉得“青春真的是值得怀念的东西”

但是开门的一刹那,李洋突然很正式的转身,伸手到灵超眼前“这位先生请问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灵超丢掉手上的东西,按开了旁边放着的音乐。
“you can dance every dance with the guy who give you the eye.………oh darling 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
搭上肩膀跟着律动,“李洋先生你有没有想过成年了要送什么礼物给我啊?”

李洋笑着揽过他的腰带他旋转,然后轻声的告诉他“灵超先生,你的礼物是我。”

后来嘛,具李洋回忆青春文学一点也不疼痛,很甜非常甜。

至于卜凡,在那个舞会上他见到了一位愿意和他跳女步华尔兹的人,那个人叫岳岳。

记个梗

今天天气不错👍看到飞驰的汽车我突然想到了个梗

感觉许久没见过骑侉子的人了!
所以设定是凡子老岳情侣设定;然后凡子不会骑车上班下班都不方便,家里唯一交通工具是一辆侉子摩托车!自然是老岳开车送凡子。一米九二坐在那个小座位里就好好笑~
洋灵是洋是岳岳好友,许久不骑了,结果认识了某个小男友的纠缠下重新开始了骑行生活。

今日的狗血言情(3)

今天的天气令人不爽,很潮很闷,身上的衣服贴在皮肤,充斥着满满的躁动。车里吹进来的风和路边经过的风景与行人,让我并不讨厌这个夏天。所以这样的天气里似乎应该发生点什么,对吗?

大家好这是一张请假条😂

我真的有在努力码字,答应大家的卜宅的第三章下,卜洋番外,(我还偷摸写了卜洋灵的短篇🙊小声bb中)
可是姨妈太疼了~我现在只是一条咸鱼。但求各位小可爱客官们多等些时日!我一定会更新的!相信我☺️

卡门


灵感来源是微博上的一张岳岳的见面会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