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魄魄家的琐事

关于普通话
这是一个阖家欢乐日子,因为又到一年春节,吴白两家人定是要在一起聚一聚。家里烘托气氛总会找些段子来讲乐呵乐呵。一般情况下这种事儿都是男的比较掺和,毕竟女同志一般脸皮薄,容易怯场。
但作为一个久居北京,又嫁给了北京小爷的外地媳妇,吴映洁同学每一年都无比的自告奋勇,当然不排除她是因为对自己那北京话已练到炉火纯青的自信😬。“白白,你看今年咱家的小节目你和我演吧?好不好?!”
此时正在看午间财经新闻的某白,非常认真的回复到“不,我拒绝”
很好是我们的白·多年作死·敬亭本亭了。🙄
“厚白敬亭你要不要这样果断啊!好歹你也想一下啊!”🙃
我们白小爷本着宠妻的原则,转过了头看着面前他那傻的可爱的媳妇儿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还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回答道:“嗯,我还是拒绝”
就在吴映洁要拍案而起时,某人开口了“媳妇儿,你刚刚那句'好歹也想一下'很不像河南方言!”
后来这件事以白敬亭睡沙发一个礼拜而收场,至于怎么哄好的,据鬼鬼后来回忆,似乎就是因为白敬亭说了一句“媳妇儿你收的北京话再像河南方言,也是我听过最好听的话”,此话一出她就稀里糊涂的原谅他了。
而白敬亭认为此乃肺腑之言没有半点虚假,但是他认为这和答应他媳妇儿表演节目是两个性质的😏。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