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民国文我再也不敢碰了!

看一篇哭一篇啊~

让我哭的唯二,地点还都在北平!

第一篇

我的 北平遗址🤦🏻‍♀️。至今忘不了,白抱着鬼,在额头落下一吻后的说的:白太太,我带你回家。


还就是今儿一早看的。嗅青梅。 内心里心心念念的就是那一句弟弟飞奔下楼的话:山有扶苏,濕有荷华,你有我啊。


呜呜呜一个be 一个he 我的个妈呀😭😭哭死个人

都是军官都是少爷(小姐)可惜,都沦为多情种❤️❤️

魄魄家的琐事

n久不更新的我,今天被北京这个小雪花给炸出来了


关于下雪

一个看似平静的周末的早晨,还是被熟悉的闹铃声吵醒,某贤惠的白太太为了犒劳自己那加了两天班就丈夫,决定自己去胡同口买早点。 但是当她推门出去时发现“下雪了诶!”

这种时候一定要叫醒某人一起看呐!瞬间跑回屋里,当然此刻还在与被窝深情相拥的小白老师,并不知道迎接他的将是如此的“魔爪”
“白白!你快起来,今天下雪了诶!我还以为今年等不到雪了呢!” “媳妇儿咱不闹啊,再睡会儿~”(ps嚯!某大学老师竟然还会撒娇了🙄)
“白敬亭!谁和你闹了!快,快一点起床啊!”下一秒小白就嗅到不好的预感,立刻起来带上眼镜,过上棉袄陪着媳妇儿“赏雪”。真是二十四孝好老公呢😜
“爱你哦老公~😘”鬼鬼瞬间挽着白白的手走到院儿里。 如果此刻你有幸在旁边,你会发现,这个时候白敬亭并没有看雪,他只看着他的鬼,原因嘛某白心里默念当然是“最美的风景不过眼前的你啊~”



———————————————————————————
后记:某鬼:😢白白我好笨哦!光看雪景忘记给你买早点了
某白:🤔嗯那要怎么惩罚你个小笨蛋呢?😏
某鬼:😘给你小爱心哦,不要生气啦
某白:😏小爱心我收下了,至于其他的要靠你表现
真是十分愉快的一天🙃

妙不可言的缘分

没更新😬但是看半截春晚的我想到了个梗,或许我应该让1998年89听一次菲那合体的相约九八,然后再让他们20年后在一起听岁月!总感觉自己会控制不好走向,莫名就让自己写个刀子?(我自己怎么变得如此的后妈了?不我是个亲妈魄啊🤣)有想看的魄魄嘛?🤔🤔,不一定虐,但应该会很催泪。😂 要是想看的人多,我考虑过年期间来个番外

魄魄家的琐事

2.14嗯是个屠狗的好日子,所以在今天散发着单身清香的的本魄怎么可以不搞事情! 🤔诶瑞巴蒂跟我走!拿起手中的无忧酒,愿你今天比较甜!😏😏

关于眼镜

2018年2月14日,北京,天气晴

各位猥琐的叔叔阿姨们,大家好!让我来隆重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白敬亭……的眼镜!
诶!你不要生气吗!虽然我不是你们心心念着那个某白,但好歹我是他带过的眼镜啊!
当然你们会说:“他带过的眼镜多了去了,我算老几?”
在此容我得瑟一番我是白·眼睛杀手·敬亭的最新的眼镜。
作为一个新人,我本应遵守规矩和前辈学习致敬,但此刻我只期盼我会待在他身边久一点,毕竟前辈用血与泪告诉我被埋没是迟早的!让我来想想我上几个前辈都是怎么丢的:说说最近的那个吧,那是一个雨天,我们的女主鬼鬼突然想去雨中漫步,我们的白·宠妻狂魔·敬亭怎能拒绝呢!果断跟着鬼鬼出去,为了不被淋湿还拿了伞,可是手里本来拿着的眼镜实在太碍事!为了搂着媳妇儿,他竟然把眼镜随意揣在了兜里!但是你好歹看清楚再揣啊!我的前辈就这样被遗弃在那冰冷的柏油地上(你suo!你四不四对我们眼镜有偏见!)
当然还有好多好多前辈丢的都很莫名其妙!什么为了找媳妇儿的东西随手遗落在沙发缝里啊,什么要给媳妇儿拍照片被遗落在草坪上啊,什么和媳妇儿在床上打闹掉落到床底下啦,上厕所被媳妇儿吓一跳掉马桶里啊……
前辈的老路我是不会再走的,我现在要开辟新的领域,争做一个时间最长的眼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谢谢!



现实: “白白,你看那个电视剧里的人是得好惨啊,我忍不住想哭啊”
“媳妇儿,不哭啊,老公在呢啊,来老公抱抱!”
为了接住飞扑过来的某鬼,快速抛弃了手中刚刚为了看书带上的眼镜。
某鬼情绪稳定后,某白回到书桌旁:“诶?我眼镜呢?我记得我搁这儿了?”
“白敬亭,你真的是有够笨的!做你的眼镜也真的是很可怜诶!”“所以,媳妇儿我只能靠你了~” “呀!白敬亭你真的是☺️……

眼镜:大家好,我想有谁还能抢救一下在书桌下面的我嘛?! 🙄我很好,麻烦大家告诉白敬亭,他的眼镜离家出走了,好嘛?

魄魄家的琐事

关于普通话
这是一个阖家欢乐日子,因为又到一年春节,吴白两家人定是要在一起聚一聚。家里烘托气氛总会找些段子来讲乐呵乐呵。一般情况下这种事儿都是男的比较掺和,毕竟女同志一般脸皮薄,容易怯场。
但作为一个久居北京,又嫁给了北京小爷的外地媳妇,吴映洁同学每一年都无比的自告奋勇,当然不排除她是因为对自己那北京话已练到炉火纯青的自信😬。“白白,你看今年咱家的小节目你和我演吧?好不好?!”
此时正在看午间财经新闻的某白,非常认真的回复到“不,我拒绝”
很好是我们的白·多年作死·敬亭本亭了。🙄
“厚白敬亭你要不要这样果断啊!好歹你也想一下啊!”🙃
我们白小爷本着宠妻的原则,转过了头看着面前他那傻的可爱的媳妇儿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还是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回答道:“嗯,我还是拒绝”
就在吴映洁要拍案而起时,某人开口了“媳妇儿,你刚刚那句'好歹也想一下'很不像河南方言!”
后来这件事以白敬亭睡沙发一个礼拜而收场,至于怎么哄好的,据鬼鬼后来回忆,似乎就是因为白敬亭说了一句“媳妇儿你收的北京话再像河南方言,也是我听过最好听的话”,此话一出她就稀里糊涂的原谅他了。
而白敬亭认为此乃肺腑之言没有半点虚假,但是他认为这和答应他媳妇儿表演节目是两个性质的😏。

魄魄家的琐事

以后不定期更些小事情触发的脑洞,大家就当没更“缘分”的时候看着解闷儿的吧👻(里面的魄魄是在一起之后的故事)
关于早点,
“白白!你去买豆腐脑啦,我超级想吃诶,拜托啦!”😘
“快点啦!白白~白敬亭!你快点起来去买啦!”😠
在被窝里的白敬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踹到了地上“我说这位白太太您怎么这么狠心呢?外边天多冷啊!您任性看着老公我冻死在寒风里吗?”😬
“不忍心啊”被窝里的某鬼如实回答🤔
“媳妇儿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某白激动的刚准备钻回被窝里,就又被推出去了😏
“所以说,老公你要早去早回哦,爱你给你比小爱心❤️”🤗
“行!我这就去!”白·被媳妇儿一哄·敬·立马就好·亭 迅速出门买早点去了🙄

妙不可言的缘分-3

第三章
日子总是一天天的过着。时间在有些小孩的世界里总是用不完。比如说鬼鬼,她的时间已经可以算得上要溢出来了,可见老天爷爷是会有偏爱的孩子的。1996年,地点台北市某国小教室. 老师:吴映洁,站起来把昨天教的李白的诗词,“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只有,只有!只有敬亭山!你要我suo几遍,哈,”“明明就唯有敬亭山更好啊,老si你很不讲理诶!”鬼鬼小声嘟囔 ,这倒是让本来就生气的老师直接爆肝了“你!给我现在去走道罚站!”“哼,罚就罚啦谁怕哦!”鬼鬼站在门口暗自肺腑。 不过罚站对于鬼鬼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件乐事了,可以放空想一些没有边际的事情。此刻的鬼鬼已经是个国小一年级的学生了,新的学校生活总是“鸡飞蛋打”新的老师同学,小小的身体里开始有了许多奇思妙想,但这一切对于鬼鬼来说不过是进化,没错,进化成小魔头。时不常的罚站和教官训话让鬼鬼早已经习惯,甚至有些乐得其所,毕竟书本上说过:“偷得浮生半日闲”嘛。至于思索的内容嘛,这个问题鬼鬼的好朋友小胖也有问过她,不过得到的答案却是一个皎洁的微笑和一句故作神秘的回答:“是秘密哦”。是的现在我们的女主人公吴映洁开始有了自己心里第一个秘密,一个有关于是远在北京某一大家子的秘密。那我们的男主人公呢?

地点北京某胡同里,某高校教职工办公室一群奇怪的叔叔阿姨,围着白老师和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叽叽喳喳说着什么。只听白老师说道:“来儿子给叔叔们背个诗!” 小男孩点点头便开了口:“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你瞧瞧这孩子都聪明刚教他一遍就记住了。“奶奶,我在家已经”白奶奶打了一下他的手拦住了他的话,小声说“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实诚呢!”。又觉不妥连忙说道:“我们敬亭就是这么谦虚。”大家一众附和“对,没错,可不是吗?”这时候不知谁说了一句:“你们瞧瞧这孩子真的是长得秀气,这眼角下还有这颗泪痣呢!”立马有人会意跟了一句“要我说这还是随了爸爸多些!”。此话一出白奶奶听了十分受用,开心的把中饭给白老师放下,笑盈盈拉着白敬亭回去了。此刻的白敬亭已经从那个软软的小团子走开了,俨然眉眼轮廓清晰了起来。不光长得好,性格更是遗传了白老师,远比其他孩子看起来要沉稳。
俗话说3岁看老7岁看小,白家奶奶就常说以后这孩子又是个闷葫芦,跟他爹以前一个样!这个
时候白妈妈总是笑笑说:也不知道谁会点开我家这颗小榆木疙瘩啊!希望是个热闹的孩子。”而我们此时的小白虽然看似读着诗,但其实脑海里却也默默记下了这句话,虽然他还不懂个中原由但是大人话先记下来准是没错的。不过他的小脑袋瓜子里想来想去家里就鬼鬼姐姐最吵了,每次来看他就各种叫唤,果然女生就是麻烦啊!想到这小白无奈的叹了口气。至于大人便是家长里短一通聊,谁也没注意到某个初尝愁滋味的傻孩子。饶是个孩子都有些愁思,秘密,大人们又怎么会没有呢?这一晃三年,白家添了儿子,而白妈妈担起了教子重任,毕竟保育院的老师可不是白当的。但是为了孩子白妈妈的工作减重,压力反而压到了白老师的身上。因而白老师身体力行教育小白“男人嘛有时候就是要挑起重担,不然算什么老爷们儿呢?” 这边的白爸爸为了一家几口去奋斗;而吴爸爸却受到了更沉重的打击,原本看似是平常的一天,送完鬼鬼上学,回家去取货车钥匙却发现阿嬷倒在屋里。吴家阿嬷也是个苦命的人,她原先是个千金,后来许配给了一户人家,结果战争一爆发颠沛流离,辗转来到台湾。阿嬷一辈子虽然苦但是自从鬼鬼出生了之后多了不少的乐趣,可现下看到自己家最爱笑的妹妹哭成这副模样心疼的要命,虽然在病床上不方便动,阿嬷还是努力招招手:“哦呦,我们妹妹不该这样啊,这样哭是要闹哪样?阿嬷还在呢,傻妹妹!”鬼鬼听了便抬起头擦干了泪水“阿嬷,你吓死我了啦,你会没事的对不对?阿嬷不是还要等我嫁人嘛?” “傻妹妹,阿嬷早到了知天命的时候喇,你以后肯定能找个好人家!我们鬼鬼啊长着泪痣,可不是为了让你哭哦!笑笑嘛,阿嬷喜欢看我们鬼鬼笑。”鬼鬼自己都知道现在笑的可定特别难看,可为了阿嬷怎么都可以的。“阿嬷你会不见嘛,你不要走好不好?” “傻妹妹,阿嬷到了这个年龄就要去该去的地方住喇,你不要不开心hoo,阿嬷就是有一件事放不下心来。”鬼鬼听着竖起了耳朵“阿嬷你说,妹妹帮你实现!” “阿嬷原来是大陆人,这一走了多少年都不知道了,现在我想回家了。”
吴爸爸吴妈妈忙说“妈您这说的我们懂,您好好休息,会好起来的没事的。”“鬼鬼听话,你han妈妈先去休息,明天不是还要上学?” 鬼鬼不想走可是耐不过爸爸妈妈,只能回家。但第二天阿嬷就走了,一家人请了假去送行,为了阿嬷的遗愿吴家爸爸决定关了商超,去大陆去生活。这一切来的突然,但是生活不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等待着你的是什么。所以一切随缘。
吴家爸爸决定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写信找白家一家子帮忙,毕竟关乎一家人:妹妹的学校最要紧,所以这也就只能硬头皮找人帮忙。(这里有个bug,当时时代背景两地居民估计没那么容易好来往,我估计去内地工作都是不太现实的,此处为了剧情就架空了😖,大家担待一下)
过了几天在快以为没有希望那个时候白家那边来消息了:“鬼鬼的学校我找好了,至于住所,你们要是不嫌弃,我们院里的一间偏房,大家一起有个照应不是?!” 虽然心中字少,当字字都透着温暖。所以不日吴家一家整理好行囊,一起去北京。 此时的北京正值秋天,秋风一吹冻的让人瑟瑟发抖,但是有两户户人家却格外的温暖热闹,白家的院子里吴白两家大人们在收拾行李,鬼鬼和小白正在帮着白老太太摘菜,一边闲聊“鬼鬼啊以后跟着白奶奶过啊!你要是无聊就和敬亭玩儿,平常要是受了欺负啊,你就找你奶奶,看奶奶揍他去!”鬼鬼被逗得“鹅鹅”的大笑“奶奶小白他不会闹我喇!您er放心儿吧!” 白家奶奶连忙打住“我这乖孙气人本事大着呢!慢慢你就知道了!” 白敬亭莫名被点名批评心里十分不解我怎么就气人了?心里想着嘴上便嘀咕道:“我才没有呢…” 好巧不巧鬼鬼听见了“白白你在说senmo(什么)?” “没,没senmo(什么)” “厚!你不要学我(说)suo话啊!我知道我普通话不好喇!”“我没有”“你有啦你明明就有啦!还不承认,阿嬷说过suo谎的小孩鼻子会变长!” “没有!”“有就是有嘛!”“你真很吵!”此话一出对面的火力瞬间全无,不过能说出这话的,果然是我们白·从小就注孤生·敬亭。
但是就当他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面前这个比自己大四岁的女孩竟然低着头,有泪水顺着滴到了地上。白敬亭慌了她还从来没见过女孩子哭,毕竟他也就是一个三岁的小屁孩,一下子慌了。“你,你不要哭啊。我说的是实话而已,但是你真不要哭啊。你…” 还没等他说完,刚去倒土回来的白奶奶看到了,连忙把他拽到了跟前儿上来就批评他:“白敬亭你是不是欺负你鬼鬼姐姐啦?你这孩子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鬼鬼一个小姑娘你要让这人家知道嘛?!” “奶奶我没什么,真的!鬼鬼…姐,鬼鬼姐你别哭了。” “奶奶,不是他喇,我就是想阿嬷了,阿嬷她说有我在就很开心,从不嫌我吵…可是,可是…”白老太太看着这本该无忧无虑的孩子哭的那么伤心,心里面也跟着不好受,“来我们小鬼啊让奶奶抱抱啊,你阿嬷啊那是去享福啦,老话说得好啊:这人的命啊天注定,自己说了都不算数的。你阿嬷也不希望你这样啊是不是?” “奶奶,奶奶我知道了,所以奶奶您要长命百岁的!” 白老太太搂着怀里的这个可怜的孩子,心里止不住的心疼,但这么抱着不是办法,不然谁也别吃饭了。可气的是他那乖孙像个木头在边上,也不知道哄一下。 “来鬼鬼你跟着奶奶去做饭啊,白敬亭去给我站咱们屋门口去,这孩子的性子真是随了你爹了!” 白敬亭也没再说话。
直到晚饭好了,大家坐在一起才注意到饭桌上少个人,吴家妈妈忙问:“小白呢?去哪里了?”白老太太放下筷子说:“他今天晚吃一回,真的是他这个孩子闷的不行,这不鬼鬼今天哭了也不知道哄一下,我们家就他爸爸这一个不开窍的就得了,又来个小的闷葫芦!”吴妈妈听了还想说什么,结果旁边的白妈妈冲她笑了笑“没事,秀琴你别担心,这孩子三岁了活得没点儿人气儿,迟早我们不说也有人该说他。” 至于被点到名的白老师仿佛没事儿人一样和吴爸爸喝着酒聊着工作。门口的白敬亭听着大人的话,自知理亏,就任由自己的肚子叫着,鼻子闻到了饭香,又忍不住想吃,眼睛有些热马上就要哭了。这时不知道谁撩开了帘子走了出来,不一会儿又一个盛满了菜和饭的碗睇到他的面前,他抬起头发现是鬼鬼,自觉不好意思撇开了头。“白白,你饿了吧,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哦,我都给偷偷给你夹好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棒!快谢谢我喇!” 鬼鬼看她不说话,举着碗的手往下放了放,想着可能白白还在生自己的气,有些沮丧地说“不好意思厚今天让你罚站喇,不过我真的很开心能和你们大家一起生活,我知道你有嫌我吵啦,我会注意的好不好?不要不高兴了嘛!人总要吃饭的啊!” 刚说完就看白敬亭一把接过了碗“谢谢你”
“诶?!白白你不生我气啦!厚真的是吓死我了,我好担心你不吃饭的。那你好好吃我就进去啦。” 白敬亭看面前的人作势要走,急忙叫住“那个…” “嗯怎么了?” “对不起” “哎呦,没事啦,我没关系啦,但是外面好冷哦我先进去喽!” “那个,我没有嫌你吵”但回应他的是帘子落下来的声音,而鬼鬼没听到的那句话,却在日后的的某一天听到了。

本人终于放假了!这几天会努力码字!还是那句话:多谢大家抬爱🤗

妙不可言的缘分-2

前言:我没有存货,所以随即写可能就会发。感谢大家的抬爱
第二章:
1993年,是个对于海峡两岸关系发展迈出了历史性的一刻。两岸发展变的融洽,而经济,文化越发密切。这一年吴映洁小朋友四岁了,原先肉墩墩的小圆球变得出长了些模样,大大的眼睛水水的一看就十分惹人喜欢,性子开朗活泼大方。因此这个区没有不喜欢过来抱抱她的,我们的鬼鬼却有些开朗活泼过头了:楼下阿妈家的小胖好几回告状说,鬼鬼在幼稚园里抢了她的糖果;但隔壁的阿伯家的弟弟作证鬼鬼有还回去,而且三个人还是好朋友,小胖也是健忘哭完了就没关系了。这种事情隔三差五的就会发生,令吴爸妈有些神伤,巴不得直接塞回肚子里重新生。吴家阿嬷倒是乐观还劝吴妈妈:“谁家娶了我家鬼鬼吼,以后绝对百依百顺喇!”生活也算是因为这些事变得有滋有味。似乎是交了什么好运这一年吴家商超生意好到爆,全家一致决定夏天出去旅行,首选地是北京。到北京后,鬼鬼仿佛接触到了一个不同的领域,她在他们区那个小霸王的样子在北京却收敛了些许。兴许是听着那些不太能听懂的北京话,亦或是看着那一条条宽窄不一的胡同,来北京的头两天鬼鬼除了看到烤鸭和糖葫芦激动了一下子之外,其余时间都安静不同寻常。家里人却觉得因此耳朵可以轻松一下子也是不错的样子,也就没有多哄她。而到了第三天鬼鬼恢复了往日光彩,对于这个陌生的城市起了好奇心。他们住在胡同的一个招待所里,小是小些,但重在感受胡同文化。往日出来进去,从没有很好的看看这个胡同,因而中午趁着爸妈午休,我们小鬼鬼开启了冒险之旅,第一站来到招待所旁边的大杂院儿,鬼鬼从没有见过这种院子,周围都是房子中间有个大块石砖铺的空地,这感觉比自己家的楼下小胖家的小菜园要有趣的多了。正值中午院里静静的,除了那一股股的热气就是那扰人的知了了。许是太静了,鬼鬼一开始也没注意到那院子里的槐树下还躺着个老太太。看到之后下了一跳,但随即又快速唔上嘴巴生怕吵醒那个人。悄悄地走到她的身边,确认是个阿嬷后松了一口气。再来表表白老师家这一年里的变化:白夫人怀孕了,本来是全家欢庆的大喜事儿但是说来也是巧,这怀孕期间正赶上暑伏天,热得要命不说还必须小心不能着凉,从怀孕到现在,眼瞅着预产期一天天临近,日子也就越发的难熬。(写到这里发现有个bug,8的生日是秋天😓,就当是架空了吧)白夫人稍有个心情不爽,家里就要跟着担惊受怕,生怕着姑奶奶一生气不生,这哪受得了啊?!因而白老太太便开始身前身后的“服侍”,这不这一天中午刚伺候完儿媳妇,老太太这有些乏了便支起了躺椅在院里的老槐树下面乘凉,也许是缘分使然吧,这叫没睡成反被这个小丫头片子给扰了。白老太太一睁眼就看到了跟前儿有个小丫头,这小丫头不知道谁家的,看着眼生,但双眼皮大眼睛一张圆乎乎的小脸是着实让人喜欢。最可乐的是这小孩见她醒了竟然没害怕反而冲她笑了,老太太便假装生气想说逗逗她“哪家孩子啊不懂事儿?谁家的院子就敢这么瞎串啊?!” 结果这小丫头一开口就逗笑了白老太太:“我不是谁er们er家的小孩,我叫鬼鬼。婆婆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丫头你这名字谁给你取的啊这么可乐!别叫婆婆叫奶奶,白奶奶!”白老太太怎么看怎么稀罕这孩子。便多了句嘴:“你这孩子一听就不是北京的,这是跟家里的人出来旅游的?那家里人呢,可别是走丢了,傻孩子!” “白奶奶,奶奶!你好聪明哦,我是台北来的,来北京旅游喇。不过我爸han我妈都在休息所以我自己出来玩啦!不过白奶奶你好聪明哦!你是怎么听出来的!我学的北京话er不标准嘛?” “傻孩子,你这可不是北京话,这顶多算个河南方言!得了你来就是客,奶奶给你盛一碗绿豆汤喝,等着。”说着便回了屋。
这时候旁边的屋里传来了声音,“妈,谁来了?” 顺着声音鬼鬼推开虚掩的门把着门框往里头看,屋里有个漂亮的阿姨,挺着个大肚子,一看就是有了小宝宝。这是鬼鬼第一次见怀孕的妇女,总感觉很神奇,虽然幼稚园里小眼镜有同她讲过小宝宝都是从妈妈肚子里出来的。但是她每每看到妈妈那平平的肚皮就觉得一定是假的。“你好啊,别站着过来坐。”说罢,白夫人看着她还朝她温柔的招了招手。“阿姨好!我叫鬼鬼。你肚子里是不是有小宝宝啊?” 鬼鬼觉得漂亮阿姨好温柔,你妈妈还温柔,身子不自主的走到她面前。“你想不想摸摸ta啊?” 鬼鬼兴奋的问“可以嘛?!ta是弟弟还是妹妹?” 说完便轻轻的摸着白夫人的肚皮,白夫人突然一声哎呦吓到了鬼鬼,急忙把手收回去。白夫人见状连忙安慰她“没事没事,小宝宝动了,ta似乎挺喜欢啊!” “真的嘛!太好的!小宝宝你要乖乖的听话哦。” 肚子里的小宝宝似乎听懂了又动了动。白夫人也有些惊讶肚子里小东西今天各位活跃,照这个情况可别是个小子!心里想的,但嘴上却说到:“希望是个和你一样的可爱的小妹妹。” 鬼鬼听了用力的点点头。这时间说快就快,转眼儿白奶奶就端着绿豆汤进来了,把碗放到鬼鬼跟前就催他赶快尝尝,鬼鬼一口气咕咚都喝了,这让白奶奶十分满意。
突然白夫人感觉肚子一阵绞痛,怕是要生了!白奶奶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眼下要去医院她一个人怎么弄得了一个快生了的孕妇呢!“这可如何是好啊!小慧啊你坚持一下,妈去屋里拿钱去!咱去医院啊!”白夫人脸上开始冒汗,心里也是大鼓。而鬼鬼一看这个情况赶紧往回跑,白奶奶这时候也顾不上她了。跑回了招待所发现爸妈正在前台服务员那里着急的等她。她到了爸爸妈妈身边来不及解释自己去哪了就拉着她们往老白家跑。真是有惊无险,最后吴爸爸吴妈妈把白夫人送进了医院产房,而白夫人最终言中了,果真生了个小子,万幸母子平安,一切顺利。等白老师赶到医院大家已经热热闹闹的聊起来了。白老师见状握住吴家爸爸的手,不停的说谢谢,那不淡定的劲儿宛若是个毛头小子。“客气客气,恭喜你当爸爸啦,是个男孩子!” “谢谢您们一家人的帮忙,真的是多谢您了”白奶奶接下话茬“当爸爸的人了还没个正形儿?!要没鬼鬼你老娘我指不定和你媳妇儿还得在家里着急上火呢!” “鬼鬼?” “叔叔好,我就是鬼鬼喇!” 白老师这定下心来一看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姑娘,连忙道歉“怪叔叔不好啊,谢谢你鬼鬼,多亏了你在啊你白阿姨和敬亭才能平安!” “敬亭?是小弟弟的名字嘛?好好听哦!” “嗯叫白敬亭,以后常来北京玩啊,我让敬亭认你做姐姐好不好?” “妈妈,我有弟弟了诶!”鬼鬼觉得这大概是她心中最难忘的回忆了,但是对于我们另一个男主人公小白同学,似乎这是他有生之年最不想再提的回忆了。而白吴两家也算是为了海峡两岸的关系更进一步做了大贡献。后来吴家在北京多了一家亲戚,而白家在台北有多了几个亲人。但如果缘分尽是让他们相遇那绝不算什么,有时候妙就妙在当你觉得一切都尘埃落定时,新的大门就开启了。

妙不可言的缘分

前言: 无忧酒1989年生人,出生于中国台湾人;比较甜1993年生人,出生于北京。如果他们不是明星,如果有些机缘巧合让他们相遇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呢?一个北京小爷,一个台湾小妞儿,想想似乎是那么的不可能,但是事情有的时候啊就是这样妙不可言。所以一切都有可能。故事流水账没啥文笔,属于细水长流型。从小写到大,有机会也许会写到老?(写者废话:这是一个长年潜水的cp狗,从内到外散发出单身的清香的母胎solo的觉醒。我从没想过自己会着手去写一篇文并供人欣赏。一切对于我都是一种全新的尝试,也希望看文的人多包涵吧。故事里的毕竟涉及海峡两岸,我一个北京土著,从没去过台湾玩,但没吃过猪肉 也见过猪跑了,综艺原来也没少追,所以想试试,但毕竟不是很了解我也努力去找了解,存在一些架空,如有纰漏大家多担待。)
第一章(试水)1989年一个看似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在台湾省的吴家商超的吴老板家里添了个小千金,思前想后家里给这个孩子起名吴映洁,小家伙一生下来就哭声超大,吵的人耳朵疼,“妹妹以后一定嗓音很亮,唱歌一定好听。”吴爸爸调侃道。吴妈妈笑笑不说话,心里想着希望这个宝贝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孩。恰巧电视里放着的是庾澄庆的“让我一次爱个够”,而我们的女主角此时便有了第一次身体上的律动。而这一幕恰巧被果然吴爸爸用相机记录了下来。这次算得上是吴映洁首秀了,她不知道后来她与音乐有了许多不解之缘。 吴爸爸妈妈本也是喜欢音乐的人,正是如此,从小就会在商超里放些卡带听听时下流行音乐。而吴妈妈怀里的吴映洁也似乎因为这个原因,身体韵律感特别强。一岁会走路后,家中电视里音乐一响,我们的小可爱便会扭动她那肉乎乎的小屁股。画面用现在话说那真的萌宠本萌了。不过别看我们萌,我们女主可是个胆子超级大的哦:上到飞过去的大鸟,下到小小的爬虫,她似乎永远都能泰然自若。不过,去因为一次爸爸的失误错手把她自己锁进了商超里,而留下了一个小阴影,自此之后变得超级怕黑怕鬼;所以得了个小名:鬼鬼。那个午后只有小鬼鬼自己知道,她盯着墙上妈妈贴的小虎队的海报才挺了过来。
而反观那一年北京胡同里的白老师家正因为一件小事闹的不可开交,这事儿说小不小,说大呢,也不过是那针鼻儿大点的事。白老太太自结婚以来就一直催着儿子儿媳妇儿赶紧报个金孙,但是结婚三年了白妈妈,不,现在还不能叫白妈妈,毕竟此时小白同学还在爸爸那呢!我们白夫人这肚子一点信儿都没有,算是把白老太太给急坏了,毕竟白家老爷子走得早,撇下这一双儿女全扔给了白老太太,所以苦了这大半辈子,熬到了儿子成人,又成家,也是到了想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了,可这节骨眼儿上,咱白夫人闹别扭了。白夫人原先也是这胡同里响当当的人物,要条有条,要才有才,脾气原先风风火火,遇到白先生后变得温柔了不少,这婆媳关系本处的十分不错,可唯独这生孩子的事儿,搁谁听多了也烦啊,这不白老太太下了最后通牒,这举动似乎是戳中白夫人的死穴,回娘家了。饶是白老师怎么求就是不回来,最后白老师用了苦肉计才使这婆媳大战了结。不过这一闹也让彼此各退了一步,一个希望早些生完早点回去工作,一个绝口不提催生二字,日子算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有时候就是这样无心插柳,柳成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