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温柔的你被我写在歌里(牛和草番外)

真的真的拖了很久,这个番外想了无数回,终于写了,有些牵强把两首歌放一起,(若有意见,大家轻点喷😂

大模们的相遇很奇妙,很清新,是在大学的图书阅览室里。

人人都怀疑模特长了这万人羡慕的外在,就不在乎内在了,但事实证明即使是外在的美已经高不可攀,他们内在还是十分渴望灵魂得到升华的。

所以木子洋和他们家卜凡第一次碰面是在阅览室,说起来也是好巧不巧;同样是来看书消遣的,但气场完全不同。

木子洋是来消愁的,他刚“被分手了”,为了不在宿舍被舍友调侃就跑到阅览室里躲起了清闲。

带着他的新买的苹果耳机,翻着一本“怦然心动”,假装心无旁骛。

这时候旁边座位突然有人拉开椅子坐下,那个人欠了欠身,小声的问到他“那个,同学,这儿没有人吧?”

木子洋本没想理他,但见他没要坐下来就淡淡回了一句“没人。”然后又把眼神收了回来。

心里暗自吐槽这个人看着眼熟,估计也是自己一个系的,皮囊不错,但散发着恋爱的酸腐气息实在是叫人不爽。

至于卜凡呢摸摸掏出自己的耳机,这时他发现旁边的同学十分有品位,之所以这么说,卜凡会告诉你,“你看这人给我使一样的耳机啊,多有品位”

但,卜凡大兄弟我劝你最好不要太自恋。

开心的戴上耳机听着歌,翻起了自己拿到的“家常菜100道”。

听歌的时候总有人习惯摘一戴一,比如卜凡,又比如木子洋。

桌子不大,耳机雷同。忽然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所以就在那个午后,在这不大的阅览室里有了一场不期而遇。

好巧不巧他将他的戴在,他把他的放入耳朵。

木子洋戴上去突然一愣。

此刻萦绕在他耳朵里的是满满愉快的旋律🎶
“走过的路 是一阵魔术

把所有的好的坏的 变成我的
心里的苦 就算不记得

都化作这目光 吟唱成一首歌

而你像
流进诗里的嘈嘈水声
敲进我心门 拥抱了所有的恨 滋养了干涸

相信我能是你的”

他愣愣的拿下看着旁边的男生,

而那个男生也刚巧摘下耳机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那手里静静躺着的耳机此时正好放到经典的副歌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
为什么我的心

明明是想靠近
却孤单的黎明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
为什么我的心

那爱情的绮丽
总是在孤单里

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不知道是谁先笑了笑开了口,然后他俩从“家常菜聊到文学作品,又从对男欢女爱渴望到了柴米油盐的向往。

“小凡,我祝你成功表白,然后顺利和她在一起啊”

“洋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借你吉言”

“那我也借你吉言”

那个日落的余晖洒在图书阅览室的门口,暖暖的,照在少年的身上,映在彼此的心里。


后来,学校里大大小小的走秀合作的越发密切,大家的有目共睹下这俩人从两条裤子穿成了一条裤子,用学姐话说快要没有裤子了。

事实证明直觉很准,后来的一次庆功宴后,卜凡送木子洋回家,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搀扶的人默默的向前顺着自己的手臂摸索着,最后手握在了一起。


卜凡努力不去惊呼,控制好呼吸默默的问
“洋洋,洋哥?你醒了?”

本来还想打哈哈的,却发现刚刚还眯瞪的人已经醒了看着他,“卜凡凡,你要是个汉子就要敢承认你喜欢我,要不然你要给你们青岛人丢脸了。”

说完还抬眼扫了他一下,那一样在卜凡心里炸开了花。平常这双眼睛有多犀利,现在就有多勾人。

卜凡慢慢抬手摸向木子洋,“哥,你咋不问我为啥没追成女朋友?”

场面一度失控,卜凡心想这次要是被自己蠢哭了。

木子洋挑了挑眉“我的小凡弟弟,就从你要做菜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没戏。这年头二十四孝男友不吃香的。懂吗?”说完揪着卜凡的衣领把人往自己面前一带“但在你洋哥这儿行的通。”


两唇纠缠在了一起,卜凡宣告自己的初恋来临了。耳边响起的是烟花,是钟声,眼前是这个人的样子,卜凡想做一辈子饭也挺好的。

“卜凡凡你看你第一次连吻都不会接,气都不敢喘;我还记得你眼睛还是睁着的,我亲完你,你就站在那傻笑。你说你是不是太智障了?”

厨房里的人各种忙活,没空理自家主子。

终于随着最后一道菜出锅,他撂下锅铲,一边脱着围裙一边往出走,木子洋还在夸夸而谈,眼瞅着面前来了一道阴影。

“宝贝儿,我不介意再试试?”

“我觉得小凡你这点就不好太认真。”说完还附赠一个摸头

“哦?你刚刚说我什么了?”卜凡很是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看他还能怎么混

“我说,脱围裙都能像解领带一样帅的人只有我们小凡了!”

“哥,你真这么觉得吗?”

“假的快吃饭我饿了!”

耳朵很红,卜凡知道这是真的

便哼起了曲儿“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

而这时那边也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都化作这目光,吟唱成一首歌……”

歌似乎是对不上的,但心是对的上的,因为是我温柔把你写在我的歌里。



记个梗(走路脑洞说来就来🌝

谁看过电视剧“我可能不会爱你”
大致是这种感觉,但并不想he
会是卜洋,卜岳也有可能是洋灵灵岳🌝
并没有想好当真的还是觉得这种文会很带感吧。

我们在一起好难

大家好这是一张请假条😂

我真的有在努力码字,答应大家的卜宅的第三章下,卜洋番外,(我还偷摸写了卜洋灵的短篇🙊小声bb中)
可是姨妈太疼了~我现在只是一条咸鱼。但求各位小可爱客官们多等些时日!我一定会更新的!相信我☺️

请假报告

今天太甜了😂实在写不了虐,下不去手。所以今天的卜宅依旧没发更新~
不过我会努力的!争取最近这个礼拜写完更出来。



顺便打滚儿求大家评论~想要哪篇的番外~篇目里的任意一对cp都可以。🌝

立个flag

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我立个豪言壮志!要是今天见面会要是有巨型糖我更文!包括牛与草和卜宅第三章后半部分,外加一篇番外吧。看大家想看哪个(我拢共没写几篇还不高产🌝


凭本事单身的我努力在立flag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作人最重要的是开心嘛~🌚


牛和草(上)

今天过桥崴了个脚想出的奇怪脑洞。

大龄男青年x 高三学生党,内有“老牛吃嫩草”恶俗戏码,若引起不适请撤退。
严重ooc,预计两发完,没有车!拒绝叫板。鞠躬🙇




最后重要事情说三遍:

是年下!是年下!是年下!🤘🏻🤘🏻🤘🏻🤘🏻

评论走起~

脑洞+分析?!

今天那个花絮看完我脑洞大开,想了些一些没的,大家看看解解闷,因为感情一时半会剥离不出来,所以这两天更新大宅第三章的计划估计要推一下了😔,对不起大家的等待。
所以脑洞加所谓的胡言乱语,大家就当是个梗看着玩吧。
别认真,认真就输了。



有一天卜洋岳开车时凡子无意又夸了岳岳一句“哥哥你腰真好看”然后在旁边本来很带劲的洋洋身型一震,顿时没了心思,随便擦了擦便披着毯子出去晃了。
然后被出来取牛奶喝的弟弟看到了,洋就去弟弟屋子里休息了。
弟弟一句话也没问就那么看着披着毯子的洋,
就这样盯着他看了一宿。
洋洋第二天像个没事人一样,
但是只有弟弟知道那个洋洋昨晚枕过的枕头上的印记不是汗是泪。他看到了他洋哥哭了,他知道因为谁,但是这种事他帮不了他只能看着。

哪一天卜岳也没有继续,岳岳拒绝了凡子,而凡子却有些无奈,他不知道为什么岳岳说让他去找洋洋道歉。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怎么就莫名的成了罪人呢。

洋岳闺蜜line,我懂你,我可以是最懂你的人,但我不爱你。

卜洋我认为是我不懂你但是我真的爱过你,我们尝试理解彼此,可是越理解越发现我们似乎不合适。
凡子对他这个洋哥相较于少了太多的耐心,细心与细致入微,而他这点感性都给岳岳了。所以就会有了他会知道,他的腰的尺码是70,却不知道他衣服的价格;他知道他喜欢玩的游戏,却不记得他不喜欢吃什么。但是岳岳记得,他是唯一一个对每一个人都温柔却忘了自己的人,所以不怪每个人都爱他,不管出于哪一种爱。

弟弟很虎,有时候又让人觉得他很仙,就是那种所谓的超凡。所以说弟弟是个洒脱的人,他就是因为年龄小,所以像个仙人不谙世事,所以能做到袖手旁观。
但他喜欢他洋哥心疼他,却也只能是心疼,因为这扣不是他系的也就没道理让他解开。

所以他们是个似乎有着奇怪的美感,洋岳,懂了却不爱;卜洋爱了却没能懂;洋灵是一个爱了怕了,一个是爱了却不作为(毕竟这事儿他解决不了),所以就是一个安静舔伤口自愈,一个默默不作声的陪伴;卜岳一个是爱之后成长了,一个是爱让他挫败了,所以就变成了一个敢作敢当勇往直前,一个躲不了便破罐破摔,但是其实温柔如水,(估计在岳岳心里他觉得自己是个烂人,本就想糊弄过半辈子)结果他俩得到了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