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温柔的你被我写在歌里(牛和草番外)

真的真的拖了很久,这个番外想了无数回,终于写了,有些牵强把两首歌放一起,(若有意见,大家轻点喷😂

大模们的相遇很奇妙,很清新,是在大学的图书阅览室里。

人人都怀疑模特长了这万人羡慕的外在,就不在乎内在了,但事实证明即使是外在的美已经高不可攀,他们内在还是十分渴望灵魂得到升华的。

所以木子洋和他们家卜凡第一次碰面是在阅览室,说起来也是好巧不巧;同样是来看书消遣的,但气场完全不同。

木子洋是来消愁的,他刚“被分手了”,为了不在宿舍被舍友调侃就跑到阅览室里躲起了清闲。

带着他的新买的苹果耳机,翻着一本“怦然心动”,假装心无旁骛。

这时候旁边座位突然有人拉开椅子坐下,那个人欠了欠身,小声的问到他“那个,同学,这儿没有人吧?”

木子洋本没想理他,但见他没要坐下来就淡淡回了一句“没人。”然后又把眼神收了回来。

心里暗自吐槽这个人看着眼熟,估计也是自己一个系的,皮囊不错,但散发着恋爱的酸腐气息实在是叫人不爽。

至于卜凡呢摸摸掏出自己的耳机,这时他发现旁边的同学十分有品位,之所以这么说,卜凡会告诉你,“你看这人给我使一样的耳机啊,多有品位”

但,卜凡大兄弟我劝你最好不要太自恋。

开心的戴上耳机听着歌,翻起了自己拿到的“家常菜100道”。

听歌的时候总有人习惯摘一戴一,比如卜凡,又比如木子洋。

桌子不大,耳机雷同。忽然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所以就在那个午后,在这不大的阅览室里有了一场不期而遇。

好巧不巧他将他的戴在,他把他的放入耳朵。

木子洋戴上去突然一愣。

此刻萦绕在他耳朵里的是满满愉快的旋律🎶
“走过的路 是一阵魔术

把所有的好的坏的 变成我的
心里的苦 就算不记得

都化作这目光 吟唱成一首歌

而你像
流进诗里的嘈嘈水声
敲进我心门 拥抱了所有的恨 滋养了干涸

相信我能是你的”

他愣愣的拿下看着旁边的男生,

而那个男生也刚巧摘下耳机有些意外的看着他

那手里静静躺着的耳机此时正好放到经典的副歌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
为什么我的心

明明是想靠近
却孤单的黎明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
为什么我的心

那爱情的绮丽
总是在孤单里

再把我的最好的爱给你”

不知道是谁先笑了笑开了口,然后他俩从“家常菜聊到文学作品,又从对男欢女爱渴望到了柴米油盐的向往。

“小凡,我祝你成功表白,然后顺利和她在一起啊”

“洋洋,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借你吉言”

“那我也借你吉言”

那个日落的余晖洒在图书阅览室的门口,暖暖的,照在少年的身上,映在彼此的心里。


后来,学校里大大小小的走秀合作的越发密切,大家的有目共睹下这俩人从两条裤子穿成了一条裤子,用学姐话说快要没有裤子了。

事实证明直觉很准,后来的一次庆功宴后,卜凡送木子洋回家,走着走着突然发现搀扶的人默默的向前顺着自己的手臂摸索着,最后手握在了一起。


卜凡努力不去惊呼,控制好呼吸默默的问
“洋洋,洋哥?你醒了?”

本来还想打哈哈的,却发现刚刚还眯瞪的人已经醒了看着他,“卜凡凡,你要是个汉子就要敢承认你喜欢我,要不然你要给你们青岛人丢脸了。”

说完还抬眼扫了他一下,那一样在卜凡心里炸开了花。平常这双眼睛有多犀利,现在就有多勾人。

卜凡慢慢抬手摸向木子洋,“哥,你咋不问我为啥没追成女朋友?”

场面一度失控,卜凡心想这次要是被自己蠢哭了。

木子洋挑了挑眉“我的小凡弟弟,就从你要做菜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没戏。这年头二十四孝男友不吃香的。懂吗?”说完揪着卜凡的衣领把人往自己面前一带“但在你洋哥这儿行的通。”


两唇纠缠在了一起,卜凡宣告自己的初恋来临了。耳边响起的是烟花,是钟声,眼前是这个人的样子,卜凡想做一辈子饭也挺好的。

“卜凡凡你看你第一次连吻都不会接,气都不敢喘;我还记得你眼睛还是睁着的,我亲完你,你就站在那傻笑。你说你是不是太智障了?”

厨房里的人各种忙活,没空理自家主子。

终于随着最后一道菜出锅,他撂下锅铲,一边脱着围裙一边往出走,木子洋还在夸夸而谈,眼瞅着面前来了一道阴影。

“宝贝儿,我不介意再试试?”

“我觉得小凡你这点就不好太认真。”说完还附赠一个摸头

“哦?你刚刚说我什么了?”卜凡很是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看他还能怎么混

“我说,脱围裙都能像解领带一样帅的人只有我们小凡了!”

“哥,你真这么觉得吗?”

“假的快吃饭我饿了!”

耳朵很红,卜凡知道这是真的

便哼起了曲儿“ 不知道不明了不想要,为什么我的心”

而这时那边也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都化作这目光,吟唱成一首歌……”

歌似乎是对不上的,但心是对的上的,因为是我温柔把你写在我的歌里。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