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微博上看人家剪的视频里的歌曲听完了,产生的脑洞。前半段岳岳视角,后半段正常视角来阐述故事;类似于伪中年月讲过去往事一段尘封已久的爱恋。



昏暗的灯光下月明辉面对镜头娓娓道来自己的故事,那是他心底的秘密:

OK,喂喂,check,check 。OK,three,two one,action。

先说说在吗开始的吧

我和他认识在一家咖啡店

那天下雨我进来躲雨

看他在窗边望着街头巷尾的人流

我看到桌边的空位就坐过去了

是的,我是主动搭讪的看起来有些冒冒失失

他那天穿风衣驼色,深色西裤,皮鞋带着暗花那种

emm,很好看

头发梳的很一丝不苟

但表情有些纠结

手攥着笔勾勾画画的在餐巾上

后来我请教了他的名字和职业

他到是有些意外的看着我,显然觉得没人会和他搭讪

聊了一会他说他是画家

邀我去对面街区的家里小坐

我当然答应了

后来就做了,关上了灯做的

其实我是第一次,他说他也是。但心动了他说是挡不住的

睡醒了他告诉我说他姓凡,我就信了

但没告诉我全名,之前也知道英文是katto

我倒是都告诉他了,也要莽撞了点。他听了还夸我人如其名,一样的柔软,身体和性子都是。

我当时脸红心跳了一下,再后来忘记了留电话号码
只好去咖啡店等他。


但他有一段时间会像消失了一样联系不上,再来的时候就看他穿着休闲,我最喜欢他戴那顶贝雷帽,t恤牛仔裤,再戴一副黑墨镜,很有型

他喜欢每次见到我都送我花,之后就依旧是到他家里坐坐,然后做|ai啊什么的,偶尔他下厨给我做饭。

还挺好吃的

但似乎每次都是他主动要求的关掉灯

我没拒绝,毕竟我是个浪漫主义

后来分手?与其说分手不如说是单方面的消失了

对!

很drama那种,emm怎么讲呢,对,就是人间蒸发了

打过电话,去过咖啡店,也尝试着跑到他家楼下

可人就是走了

还挺意外的对吧

成年人的游戏,好聚好散嘛。岳岳说到这里抹了抹鼻子,又摆弄了一下双腿换了个姿势

接着说道

今天录这个是个告别


人生在世自己没什么必须挽留的了,倒是和这个事情让我一直带到土里实在是难受。所以不如就录下来。寄到原来的地方算是碰碰运气吧?兴许他会收到呢?然后让他后悔一辈子好了。也许根本收不到吧?


岳岳是在家里放的瓦斯准备zisa的

但意外发生了

邻居家的电路老化,一霎那火花闪电顺势而下烧到了岳岳家,然后瓦斯爆炸了

楼下居民爆了警

邻居和岳岳被带到了jingju

他路过刑侦科的审讯时玻璃隔间里,恍惚看到一个身影

梳着油头,穿着白色的西服背心,胸前戴着工牌

还没来得及没看清,岳岳就被推走了到了一边等待询问

这时那边的审讯室门开了

外面有人叫道“卜凡,李sir找你,快去”

那个人迈着矫健的步子走了出去

看到他时一愣,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那人说道:“不好意思”

岳岳一愣答道“哦,没事没事”

“谢谢谅解,那个我先走,下班等我一下”

岳岳比了个电话的手势,想说电话联系,但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他的电话,只好点头笑笑

对着嘴形说到:我,等,你

下班后岳岳紧张的等待着他的凡先生

不,现在应该叫卜凡

卜凡急匆匆赶来

“实在是,不好意思久等了

那个你可以留个电话给我嘛?我似乎看你和我认识”

岳岳兴奋的脸瞬间冷掉,但随即转变好表情说到“我们,对我们很熟”

卜凡一些不好意思的拿着咖啡给岳岳“你性格很好,谢谢你没把我当深井冰”

“我之前出了意外,有些记忆丢了,最近总是很恍惚。医生建议我去适当回想一下,说这样有助于刺激大脑。”

岳岳就静静的望着卜凡,他说过的每一句他都认真听着,在适当的时候报以微笑。

卜凡说完不好意思的骚骚头

“那个你不会嫌我啰嗦吧”

“不会,我可以帮你,我有认识的朋友学心理,正好帮助你恢复创后损伤,也许人有时想不起来的是因为心里而不是大脑。你说呢?”

“那好,现在我们是朋友了!这话有点怪?我们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为了感谢你愿意帮我找回记忆。谢谢你岳岳,你性格真的很软有没有人说过”

“有啊,你说过的”

卜凡看着岳岳的笑,心里却有了别样的感觉,瞬间觉得自己太龌龊了。急忙打消了念头,

但红色的耳朵出卖了他。

他只好哈哈的笑着拍着大腿,以缓解尴尬。

这时岳岳起身要走,卜凡却拉住了他,然而又又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慌张的甩开了手,之后又摸着脖子说到“那个,我家离这边很近,你…那个,你要不要来我…”。

“好啊,荣幸之至!”

卜凡楞在原地,眼前的岳岳笑的眼睛是那么的亮宛如今晚的月光,他的身形仿佛在飞舞,卜凡觉得自己的心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但他就这样看着岳岳然后开心的笑了出来“走,我们回家”

----end?🌚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