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挑灯夜话(一)(半等情郎番外篇)


寻常人家这夜里是静的,暖的;但那时的岳明辉独守空房时觉得这夜是寒的,却又热闹;白天对于岳明辉来说多的是吵闹与喧嚣,唯独夜里他才觉得人清醒些也热闹些。

院门口有偶尔夜归的人的脚步声,被惊了的狗叫声。春天的夜里头有猫叫;夏天的夜里有虫鸣;就连这秋冬的夜里都有风声。门外的世界真是个好光景。

而屋里头却少了些人气儿,他日日盼着那个人,盼啊,盼啊,盼得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原因,忘记了这世上的所有人,唯独没忘记要等他。

后来就在他以为这半辈子就要耗死过去时,那个人回来了,来带着这个屋子里人气儿,他的七魂八魄。而那些个日子也都让岳明辉自己当成干柴一把火烧了,烧他个干干净净,烧他个彻彻底底。

但这些个事儿瞒不住,就好比那纸包不住火,当然岳明辉没想瞒着卜凡,这事儿是谁挑起来的头呢?岳明辉私下来捋了捋,思前想后觉得是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天儿有些个闷热,出入夏热成这个样子也是怪异的很,热的人心燥的慌,他俩虽早早睡下,却谁也没真的睡着,翻来覆去,黑灯瞎火的岳明辉自己看着卜凡笑出了声:“你要真睡不着还不如睁开眼呢。”

“岳岳,吵醒我吵醒你了?我要不去门口冲个凉水,你接着睡啊。”

“呆子,我也没睡,你躺着我给你扇扇子吧,一会就凉快了。”

“我的好岳岳,你歇着,我来,你躺着就行。”
说着话就把这蒲扇接过来,明明在岳明辉手上还挺大一面的扇子,到卜凡手里就成了个玩意儿了。

有人伺候着岳明辉自然乐意享福,不一会,身边上就有了凉风阵阵,卜凡扇得卖把子力气,还没多一会胳膊就酸了,嘴边上,额头上冒着汗珠子,自己又不好意思擦。傻乎乎的任由这汗珠子往眼睛里淌,沙着了眼睛才吭声。岳明辉在一旁终究憋不住了,上手接过了扇子,“我来吧,你看看你,扇扇子哪有卖傻力气的?照你这扇法儿只会越扇越热。”

卜凡听了不好意识的挠了挠头,“是,你说的对。要说聪明还是媳妇儿你聪明”

岳明辉没接他的话,自顾自的扇起来,说来也怪,这看似手腕轻摆动几下子,出来的风可比刚刚的到了许多。不过一会,卜凡就觉得自己身上那点燥意退了大半。岳明辉边扇着,边抬手用袖子擦着卜凡脸上的汗,刚要撤回手,一下子被卜凡捉了去,“岳岳,你一个人这时候过得好吗。”话刚出口卜凡就差点儿被自己这蠢劲儿给气死了,心里暗骂哪壶不开提哪壶。只好不错眼珠的盯着岳明辉的眼睛,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生气了。

可岳明辉回了他一个淡淡微笑,撤回卜凡拉着的手,自顾自的看向窗外,就在卜凡以为他不会开口时,岳明辉说话了,“过得怎么样,我忘了,就记得每天晚上我一个人睡不着就躺床上听声儿,你别说这夜里外头可热闹了,往往一听就到后半夜了我也就乏了,也就睡下了。”

卜凡顺着问道“这种天你也睡得下啊?”

岳明辉觉得今儿是甭想早睡了,便打起精神,身子侧过来对着卜凡,接着说道:“是啊,睡得下的,哪像你一样这么燥。不过秋冬我不喜欢的。”

“为什么?”卜凡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凡事都问个为什么,但这些个他没在的日子里发生的种种,他想起来就心疼,也好奇,今天这便是找到了机会,也多亏了岳明辉自己愿意开口,不然这些个事儿怕是烂在肚子里也无人知晓了。

“为什么呐,怕是因为冷吧,春夏还有温度,不觉得,秋冬就算是屋子里烧的再暖,一个人在这偌大的屋子里也还是会觉得寒吧,我想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所以多少有些个寂寞了。嗨,提这个做甚么!我现在也只会觉得热了,你真的像个大火炉子似的,怎么这么烤得慌。”

明明语气是那样的轻飘飘的,却每个字都扎在卜凡心里,卜凡似乎感受到了每个夜里的寒,那是种刺骨的寒,像是冬日里冷水洗手,扎手的疼。
他没多想就一把搂住了岳明辉,“那就烤着你,烤到你出汗。以后秋天冬天我都抱着你,你不会觉得寒了,岳岳,我的岳岳,我回来了,不怕啊,不怕。”边说着边用手轻轻拍打他的背,像是安慰着一个苦恼的孩子。可这个孩子他没有哭,也没有闹。除了他回来的那个晚上,这之后岳明辉再也没哭过闹过。可卜凡却希望这个人他任性点,无理取闹点,可现在这样的岳明辉只会叫的更加的心疼。

岳明辉把下巴放在卜凡肩头上,身子像他怀里倾了倾,他听到卜凡的话觉得,自己等的是值得的,他的凡子是这么宝贝他。他知足了,那些个日子啊,就让它过去吧。他在心里头默默念叨着。然后舒舒服服闭上了眼,“凡子睡吧,我也乏了。”

“好,就睡,就睡。”卜凡就这样抱着他,像抱着个宝贝般珍惜。那是他欠他的,他卜凡一辈子都对不起岳明辉,但是他会用后半辈子还给他,不仅如此还要加倍的补偿他,他知道他要等,等他的岳岳回来,现在的岳明辉七魂八魄回了五六成,但还不是岳明辉,他的岳岳是耀眼的明星,是天边上那清幽的月亮。卜凡觉得他等得起,哪怕可能会是一辈子,但他没什么估计的,因为他知道这一生只为这一个人活着。

早起的时候,卜凡摸了摸床边,发现身边是空的,着急忙慌的塔拉着鞋子就往出走,刚推开门就看到岳明辉穿着一声睡衣在这院子里面,练着早功。那身量,似是把他带回到了以前那个风光无限的日子,他仿佛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站在台下看他表演的少年,而他还是那个站在戏台上一举手一投足就惹来一众叫好的名角儿。这么些年了,岳明辉依旧可以如原来般轻易的就将他的目光,他的魂儿都勾了去。

“岳岳。”他唤他
那人听了轻转了身,那眉眼里带着笑,透着全是柔情,“你起来啦?”
就是这一瞬,卜凡觉得自己彻头彻尾的回到了年少轻狂的岁月,仿佛初懂了人事的少年,刚被看了一眼便红了脸。

他顺势脱口而出“我明日还能找你来听戏吗?”
这是他俩初遇时说的话,往事一幕幕浮现,犹如珍珠落玉盘,都砸在岳明辉心上,
他一愣,随即笑道“好啊,明日就有,我给你留着座儿。你可一定要来。”

卜凡回到“一定来!你等我。”

“好我等你,你说话可要作数的。”

“我不会食言的”
说完两人都相视一笑,似乎夏天真的要来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