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

昨天弟弟下台阶得来的灵感(内容半套用qaf里的bj桥段大家觉得ooc就不好意思啦~主洋灵,微卜岳)

世人都会对青春抱有幻想,及时是还真是青春年华的当下也免不了偶尔会疼痛文学一下,以此证明这是给自己青春的印记。灵超也不例外,他想他的青春文学并不疼痛,或许,有那么点疼痛?

总之对于一个在成年门槛晃来晃去的他来说,成年后的世界意味许多,对有的人来说是考驾照,有的人来说是的初吻,有的人来说是初恋,甚至是初次体验。但灵超的这些在没成年的时候几乎都给了那个人了,那个叫李洋的男人。他很瘦但是身材很好,很高挑,是个模特,后来转行成了广告部门的艺术总监;平时不苟言笑,实际上见人就撩,来者不拒;最主要的是他大灵超整整7岁有余。 但这不影响他们相爱。

17岁的灵超的世界只有53cm这大。因为那个男人的肩宽是53cm。

17岁的灵超的世界香味只有一种淡果木香。因为那个男人的香水味是淡果木香的。

17岁的灵超的世界最悦耳的声音是那一首老歌
“oh Darlin,save the dance for me~” 因为那个男人最喜欢放的就是这首歌。

但现在现在灵超的青春要步入成年的门槛了,他有些期待也有些担心,毕业舞会的请柬在手里,他看过qaf,憧憬着自己会像Justin一样勇敢阳光,而李洋也许会像醒悟了的Brain一样,在舞会上他们跳起最动人的华尔兹。成为羡煞旁人的一对儿情侣。当然结局他知道,但人要活在当下啊,那一刻的心有所属,值得怀念一辈子。
对于一个即将成年的男孩来说一辈子是一个有诱惑性的词,他有着一种魔力,承载着对未来的憧憬和未知好奇。

“舞会还是如约开始,放着时下最流行的歌曲,大家跳着,随着音乐舒缓大家开始集中到舞池扭动着身体,渐渐的想彼此靠近。”这一切都是坐在椅子上的灵超内心独白,没有舞伴,准确的是今天的小王子没等到他的骑士,原来不是所有人会愿意陪做所有的事,即使你认为你们已经足够亲密,亲密的好似一对恋人,但仅仅也只是好似而已。

作为成年人的灵超上的第一课便是洒脱:所以当那个又高又壮的学长带着笑意想他走来时,他欣然接受了邀请,但很快他发现他不准备跳女步,很显然这个叫作卜凡身高至少有1米9的男生也不想,所以两人在坚持了许久之后用一种奇怪的方式完成了第一段舞;他很庆幸自己没像Justin一样能做出那么多花样来,但是很显然自己这几个转身也迎来了足够的目光。是时候离开了,灵超暗自神伤。就在他退到圈外时,有双手拉住了他。

李洋一个艺术总监,一个被戏称足足快步入更年期的中年人。实际上年龄不过是二十有五,离中间还远着呢,但用他的男孩的话说“你和我比差很多知道嘛~中年人”每次回想都自带语音播放功能。那得瑟的语气真的是让他又气又笑,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开始怀念起了青春,思前想后似乎是因为灵超快成年这件事刺激了他脑内的某根神经。

他原本和灵超就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认识的,两个人很快达成了默契,算是在感情上十分合拍,一个负责任性,一个负责宠;一个负责叫外卖一个负责丢垃圾。总之,在单身老男人的公寓里加进一抹亮色早就规划进李洋的未来发展蓝图里了。

所以,他没想过,这些活力,这些青春所带有的天然滤镜在成年之后会不会一一土崩瓦解呢?答案在李洋心早就有了,不然何来对青春的憧憬?
他是怕的,他怕这个雏鸟张开了翅膀,翱翔后便会发现。他李洋不过是那森林里的一颗木;那江河湖海里面的一片洋,所以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那他走的时候,李洋做不到像brain那样的决绝,情爱这种东西对于他来说是耗材品,对于年轻的男孩来说是附属品。


高傲又自卑,所以李洋总是玩笑间表露出自己的想法,但显然他的男孩似乎没听出来过,他问过他喜欢的动漫人物,和他比谁帅,他问过他想找的伴侣标准是什么。他还问过很多,但他的男孩就仅仅是个男孩啊,知无不言 言无不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说到哪就说到哪。

而成年人此刻就要保持清醒,毕竟吃醋很幼稚,李洋很嫌弃这样的自己。

所以在他看到他的小男朋友一遍又一遍在看qaf的经典镜头时他似乎明白,他的男孩还是很具有青春疼痛文学色彩的。

所以那个早上他假装看不到那只把请柬塞进他兜里的手,然后自己穿搭整齐后,十分故意喷了十足十的香水,李洋在床上暗自伤神果然不能太宠着。

所以当他自己准备好后他来到了现场,接他的小王子回家。但是很不凑巧,似乎有人捷足先登了。不过当他看到失魂落魄的男孩时,他感谢上天的眷顾,本来不行鬼神的他,现在要重新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拜一拜神仙了。

所以他拉住了那个暗淡的仿佛坠落的小星星的尾巴。


灵超看向李洋眼里是五味杂陈,面前的男人没有他跳舞,但献身了他的舞会,带了他最爱的草莓做成的花束,他接过花没说话径直走向地下车库,一个一个台阶的跳着,像是要故意刺激那个男人来晚了一样。

李洋就在旁边护着半把他圈在怀里,可很明显成年了的男孩似乎不那么好控制了,他有些无奈却又看他那么在乎自己而庆幸。不管怎样他的男孩没想和任何人走。

灵超蹦蹦跳跳的倒着下楼梯,嘴里叼着一串草莓,一只手抓着李洋的黑衬衫袖子,他心里是开心的,他的世界似乎没什么变化,耳边是熟悉的声音“你小心,摔着”
“没事,摔不着。有你在呢~”嘴里全是草莓也说不清,但依旧张牙舞爪的看着让李洋跟着想笑。自己的男孩果然要自己管好。

闹了半天的二人坐在车里,看着对方傻笑,灵超揪心下一颗草莓就塞进了李洋嘴里。
随即问道:
“洋哥哥我问你,草莓甜不甜~”
李洋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李洋先生请你好好回答,不可以糊弄我,我可成年了!”

“好的我的灵超先生,我的意思是草莓不甜,我心里甜,因为你让我心里甜。”

说完便侧身帮灵超极好安全带,开回了公寓。
留下一路上满脸通红不发一言的灵超鹅,李洋只好憋笑。灵超恼羞成怒心里暗骂“去他娘的青春幻想,世界变化,有什么用,还是被套路了~”
灵超只好拿眼睛斜瞪他。可无济于事,毕竟偶尔奸计得逞的成年人会体现更加幼稚。此刻李洋觉得“青春真的是值得怀念的东西”

但是开门的一刹那,李洋突然很正式的转身,伸手到灵超眼前“这位先生请问我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灵超丢掉手上的东西,按开了旁边放着的音乐。
“you can dance every dance with the guy who give you the eye.………oh darling save the last dance for me~”
搭上肩膀跟着律动,“李洋先生你有没有想过成年了要送什么礼物给我啊?”

李洋笑着揽过他的腰带他旋转,然后轻声的告诉他“灵超先生,你的礼物是我。”

后来嘛,具李洋回忆青春文学一点也不疼痛,很甜非常甜。

至于卜凡,在那个舞会上他见到了一位愿意和他跳女步华尔兹的人,那个人叫岳岳。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