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妙不可言的缘分-3

第三章
日子总是一天天的过着。时间在有些小孩的世界里总是用不完。比如说鬼鬼,她的时间已经可以算得上要溢出来了,可见老天爷爷是会有偏爱的孩子的。1996年,地点台北市某国小教室. 老师:吴映洁,站起来把昨天教的李白的诗词,“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只有,只有!只有敬亭山!你要我suo几遍,哈,”“明明就唯有敬亭山更好啊,老si你很不讲理诶!”鬼鬼小声嘟囔 ,这倒是让本来就生气的老师直接爆肝了“你!给我现在去走道罚站!”“哼,罚就罚啦谁怕哦!”鬼鬼站在门口暗自肺腑。 不过罚站对于鬼鬼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件乐事了,可以放空想一些没有边际的事情。此刻的鬼鬼已经是个国小一年级的学生了,新的学校生活总是“鸡飞蛋打”新的老师同学,小小的身体里开始有了许多奇思妙想,但这一切对于鬼鬼来说不过是进化,没错,进化成小魔头。时不常的罚站和教官训话让鬼鬼早已经习惯,甚至有些乐得其所,毕竟书本上说过:“偷得浮生半日闲”嘛。至于思索的内容嘛,这个问题鬼鬼的好朋友小胖也有问过她,不过得到的答案却是一个皎洁的微笑和一句故作神秘的回答:“是秘密哦”。是的现在我们的女主人公吴映洁开始有了自己心里第一个秘密,一个有关于是远在北京某一大家子的秘密。那我们的男主人公呢?

地点北京某胡同里,某高校教职工办公室一群奇怪的叔叔阿姨,围着白老师和一个白白净净的小男孩叽叽喳喳说着什么。只听白老师说道:“来儿子给叔叔们背个诗!” 小男孩点点头便开了口:“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你瞧瞧这孩子都聪明刚教他一遍就记住了。“奶奶,我在家已经”白奶奶打了一下他的手拦住了他的话,小声说“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实诚呢!”。又觉不妥连忙说道:“我们敬亭就是这么谦虚。”大家一众附和“对,没错,可不是吗?”这时候不知谁说了一句:“你们瞧瞧这孩子真的是长得秀气,这眼角下还有这颗泪痣呢!”立马有人会意跟了一句“要我说这还是随了爸爸多些!”。此话一出白奶奶听了十分受用,开心的把中饭给白老师放下,笑盈盈拉着白敬亭回去了。此刻的白敬亭已经从那个软软的小团子走开了,俨然眉眼轮廓清晰了起来。不光长得好,性格更是遗传了白老师,远比其他孩子看起来要沉稳。
俗话说3岁看老7岁看小,白家奶奶就常说以后这孩子又是个闷葫芦,跟他爹以前一个样!这个
时候白妈妈总是笑笑说:也不知道谁会点开我家这颗小榆木疙瘩啊!希望是个热闹的孩子。”而我们此时的小白虽然看似读着诗,但其实脑海里却也默默记下了这句话,虽然他还不懂个中原由但是大人话先记下来准是没错的。不过他的小脑袋瓜子里想来想去家里就鬼鬼姐姐最吵了,每次来看他就各种叫唤,果然女生就是麻烦啊!想到这小白无奈的叹了口气。至于大人便是家长里短一通聊,谁也没注意到某个初尝愁滋味的傻孩子。饶是个孩子都有些愁思,秘密,大人们又怎么会没有呢?这一晃三年,白家添了儿子,而白妈妈担起了教子重任,毕竟保育院的老师可不是白当的。但是为了孩子白妈妈的工作减重,压力反而压到了白老师的身上。因而白老师身体力行教育小白“男人嘛有时候就是要挑起重担,不然算什么老爷们儿呢?” 这边的白爸爸为了一家几口去奋斗;而吴爸爸却受到了更沉重的打击,原本看似是平常的一天,送完鬼鬼上学,回家去取货车钥匙却发现阿嬷倒在屋里。吴家阿嬷也是个苦命的人,她原先是个千金,后来许配给了一户人家,结果战争一爆发颠沛流离,辗转来到台湾。阿嬷一辈子虽然苦但是自从鬼鬼出生了之后多了不少的乐趣,可现下看到自己家最爱笑的妹妹哭成这副模样心疼的要命,虽然在病床上不方便动,阿嬷还是努力招招手:“哦呦,我们妹妹不该这样啊,这样哭是要闹哪样?阿嬷还在呢,傻妹妹!”鬼鬼听了便抬起头擦干了泪水“阿嬷,你吓死我了啦,你会没事的对不对?阿嬷不是还要等我嫁人嘛?” “傻妹妹,阿嬷早到了知天命的时候喇,你以后肯定能找个好人家!我们鬼鬼啊长着泪痣,可不是为了让你哭哦!笑笑嘛,阿嬷喜欢看我们鬼鬼笑。”鬼鬼自己都知道现在笑的可定特别难看,可为了阿嬷怎么都可以的。“阿嬷你会不见嘛,你不要走好不好?” “傻妹妹,阿嬷到了这个年龄就要去该去的地方住喇,你不要不开心hoo,阿嬷就是有一件事放不下心来。”鬼鬼听着竖起了耳朵“阿嬷你说,妹妹帮你实现!” “阿嬷原来是大陆人,这一走了多少年都不知道了,现在我想回家了。”
吴爸爸吴妈妈忙说“妈您这说的我们懂,您好好休息,会好起来的没事的。”“鬼鬼听话,你han妈妈先去休息,明天不是还要上学?” 鬼鬼不想走可是耐不过爸爸妈妈,只能回家。但第二天阿嬷就走了,一家人请了假去送行,为了阿嬷的遗愿吴家爸爸决定关了商超,去大陆去生活。这一切来的突然,但是生活不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等待着你的是什么。所以一切随缘。
吴家爸爸决定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写信找白家一家子帮忙,毕竟关乎一家人:妹妹的学校最要紧,所以这也就只能硬头皮找人帮忙。(这里有个bug,当时时代背景两地居民估计没那么容易好来往,我估计去内地工作都是不太现实的,此处为了剧情就架空了😖,大家担待一下)
过了几天在快以为没有希望那个时候白家那边来消息了:“鬼鬼的学校我找好了,至于住所,你们要是不嫌弃,我们院里的一间偏房,大家一起有个照应不是?!” 虽然心中字少,当字字都透着温暖。所以不日吴家一家整理好行囊,一起去北京。 此时的北京正值秋天,秋风一吹冻的让人瑟瑟发抖,但是有两户户人家却格外的温暖热闹,白家的院子里吴白两家大人们在收拾行李,鬼鬼和小白正在帮着白老太太摘菜,一边闲聊“鬼鬼啊以后跟着白奶奶过啊!你要是无聊就和敬亭玩儿,平常要是受了欺负啊,你就找你奶奶,看奶奶揍他去!”鬼鬼被逗得“鹅鹅”的大笑“奶奶小白他不会闹我喇!您er放心儿吧!” 白家奶奶连忙打住“我这乖孙气人本事大着呢!慢慢你就知道了!” 白敬亭莫名被点名批评心里十分不解我怎么就气人了?心里想着嘴上便嘀咕道:“我才没有呢…” 好巧不巧鬼鬼听见了“白白你在说senmo(什么)?” “没,没senmo(什么)” “厚!你不要学我(说)suo话啊!我知道我普通话不好喇!”“我没有”“你有啦你明明就有啦!还不承认,阿嬷说过suo谎的小孩鼻子会变长!” “没有!”“有就是有嘛!”“你真很吵!”此话一出对面的火力瞬间全无,不过能说出这话的,果然是我们白·从小就注孤生·敬亭。
但是就当他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面前这个比自己大四岁的女孩竟然低着头,有泪水顺着滴到了地上。白敬亭慌了她还从来没见过女孩子哭,毕竟他也就是一个三岁的小屁孩,一下子慌了。“你,你不要哭啊。我说的是实话而已,但是你真不要哭啊。你…” 还没等他说完,刚去倒土回来的白奶奶看到了,连忙把他拽到了跟前儿上来就批评他:“白敬亭你是不是欺负你鬼鬼姐姐啦?你这孩子怎么关键时候掉链子,鬼鬼一个小姑娘你要让这人家知道嘛?!” “奶奶我没什么,真的!鬼鬼…姐,鬼鬼姐你别哭了。” “奶奶,不是他喇,我就是想阿嬷了,阿嬷她说有我在就很开心,从不嫌我吵…可是,可是…”白老太太看着这本该无忧无虑的孩子哭的那么伤心,心里面也跟着不好受,“来我们小鬼啊让奶奶抱抱啊,你阿嬷啊那是去享福啦,老话说得好啊:这人的命啊天注定,自己说了都不算数的。你阿嬷也不希望你这样啊是不是?” “奶奶,奶奶我知道了,所以奶奶您要长命百岁的!” 白老太太搂着怀里的这个可怜的孩子,心里止不住的心疼,但这么抱着不是办法,不然谁也别吃饭了。可气的是他那乖孙像个木头在边上,也不知道哄一下。 “来鬼鬼你跟着奶奶去做饭啊,白敬亭去给我站咱们屋门口去,这孩子的性子真是随了你爹了!” 白敬亭也没再说话。
直到晚饭好了,大家坐在一起才注意到饭桌上少个人,吴家妈妈忙问:“小白呢?去哪里了?”白老太太放下筷子说:“他今天晚吃一回,真的是他这个孩子闷的不行,这不鬼鬼今天哭了也不知道哄一下,我们家就他爸爸这一个不开窍的就得了,又来个小的闷葫芦!”吴妈妈听了还想说什么,结果旁边的白妈妈冲她笑了笑“没事,秀琴你别担心,这孩子三岁了活得没点儿人气儿,迟早我们不说也有人该说他。” 至于被点到名的白老师仿佛没事儿人一样和吴爸爸喝着酒聊着工作。门口的白敬亭听着大人的话,自知理亏,就任由自己的肚子叫着,鼻子闻到了饭香,又忍不住想吃,眼睛有些热马上就要哭了。这时不知道谁撩开了帘子走了出来,不一会儿又一个盛满了菜和饭的碗睇到他的面前,他抬起头发现是鬼鬼,自觉不好意思撇开了头。“白白,你饿了吧,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哦,我都给偷偷给你夹好了,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棒!快谢谢我喇!” 鬼鬼看她不说话,举着碗的手往下放了放,想着可能白白还在生自己的气,有些沮丧地说“不好意思厚今天让你罚站喇,不过我真的很开心能和你们大家一起生活,我知道你有嫌我吵啦,我会注意的好不好?不要不高兴了嘛!人总要吃饭的啊!” 刚说完就看白敬亭一把接过了碗“谢谢你”
“诶?!白白你不生我气啦!厚真的是吓死我了,我好担心你不吃饭的。那你好好吃我就进去啦。” 白敬亭看面前的人作势要走,急忙叫住“那个…” “嗯怎么了?” “对不起” “哎呦,没事啦,我没关系啦,但是外面好冷哦我先进去喽!” “那个,我没有嫌你吵”但回应他的是帘子落下来的声音,而鬼鬼没听到的那句话,却在日后的的某一天听到了。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