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妙不可言的缘分

前言: 无忧酒1989年生人,出生于中国台湾人;比较甜1993年生人,出生于北京。如果他们不是明星,如果有些机缘巧合让他们相遇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呢?一个北京小爷,一个台湾小妞儿,想想似乎是那么的不可能,但是事情有的时候啊就是这样妙不可言。所以一切都有可能。故事流水账没啥文笔,属于细水长流型。从小写到大,有机会也许会写到老?(写者废话:这是一个长年潜水的cp狗,从内到外散发出单身的清香的母胎solo的觉醒。我从没想过自己会着手去写一篇文并供人欣赏。一切对于我都是一种全新的尝试,也希望看文的人多包涵吧。故事里的毕竟涉及海峡两岸,我一个北京土著,从没去过台湾玩,但没吃过猪肉 也见过猪跑了,综艺原来也没少追,所以想试试,但毕竟不是很了解我也努力去找了解,存在一些架空,如有纰漏大家多担待。)
第一章(试水)1989年一个看似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在台湾省的吴家商超的吴老板家里添了个小千金,思前想后家里给这个孩子起名吴映洁,小家伙一生下来就哭声超大,吵的人耳朵疼,“妹妹以后一定嗓音很亮,唱歌一定好听。”吴爸爸调侃道。吴妈妈笑笑不说话,心里想着希望这个宝贝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孩。恰巧电视里放着的是庾澄庆的“让我一次爱个够”,而我们的女主角此时便有了第一次身体上的律动。而这一幕恰巧被果然吴爸爸用相机记录了下来。这次算得上是吴映洁首秀了,她不知道后来她与音乐有了许多不解之缘。 吴爸爸妈妈本也是喜欢音乐的人,正是如此,从小就会在商超里放些卡带听听时下流行音乐。而吴妈妈怀里的吴映洁也似乎因为这个原因,身体韵律感特别强。一岁会走路后,家中电视里音乐一响,我们的小可爱便会扭动她那肉乎乎的小屁股。画面用现在话说那真的萌宠本萌了。不过别看我们萌,我们女主可是个胆子超级大的哦:上到飞过去的大鸟,下到小小的爬虫,她似乎永远都能泰然自若。不过,去因为一次爸爸的失误错手把她自己锁进了商超里,而留下了一个小阴影,自此之后变得超级怕黑怕鬼;所以得了个小名:鬼鬼。那个午后只有小鬼鬼自己知道,她盯着墙上妈妈贴的小虎队的海报才挺了过来。
而反观那一年北京胡同里的白老师家正因为一件小事闹的不可开交,这事儿说小不小,说大呢,也不过是那针鼻儿大点的事。白老太太自结婚以来就一直催着儿子儿媳妇儿赶紧报个金孙,但是结婚三年了白妈妈,不,现在还不能叫白妈妈,毕竟此时小白同学还在爸爸那呢!我们白夫人这肚子一点信儿都没有,算是把白老太太给急坏了,毕竟白家老爷子走得早,撇下这一双儿女全扔给了白老太太,所以苦了这大半辈子,熬到了儿子成人,又成家,也是到了想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了,可这节骨眼儿上,咱白夫人闹别扭了。白夫人原先也是这胡同里响当当的人物,要条有条,要才有才,脾气原先风风火火,遇到白先生后变得温柔了不少,这婆媳关系本处的十分不错,可唯独这生孩子的事儿,搁谁听多了也烦啊,这不白老太太下了最后通牒,这举动似乎是戳中白夫人的死穴,回娘家了。饶是白老师怎么求就是不回来,最后白老师用了苦肉计才使这婆媳大战了结。不过这一闹也让彼此各退了一步,一个希望早些生完早点回去工作,一个绝口不提催生二字,日子算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有时候就是这样无心插柳,柳成阴。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