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啊木啊马

手速比乌龟快一点的一个小学生文笔写手

师傅,我坚持不住了!

最近无聊给大家写小段子玩玩(背景四子是崂山上的各位修仙的小道士,年龄上岳岳:17,洋洋:15;凡子13,弟弟:7)


一)坤音门来了新娃娃

崂山上有个坤音观,坤音观里有个时常消失的师父,号“太己真人” 对诸位没看错不是太乙真人,是“太己”。此人号称是太乙真人的弟弟;信不信由你。

最近师父又去云游了,便把看门的事甩给了自己的得意弟子岳岳小师傅,岳岳心里苦啊;次次自己师父云游四海,自己就要照顾观里上下;久而久之观里娃娃都被自己“含辛茹苦”的奶大了。

现下,除了自己这个大师兄,二师弟李洋也算是长成了,可以接过奶孩子的重任;
但要论起来这个二师弟真没有三师弟省心,三师弟名字叫卜凡凡,但其实是个人高马大的;岳岳觉得这样不行有必要给自己的千层底纳高点,忽然迟早够不到这小子的耳朵。
但三师弟听话的很,自带做饭技能,从他来了自己和洋洋再也不会饿肚子了。

这不,一清早岳岳看到卜凡凡忙前忙后的给他备好毛巾还有早膳。岳岳起来就喝上一杯茶,瞬间发出感叹日子怕是不要太美好了。

可还没等夸一夸旁边忙活了半天的卜凡凡,就听外面有人拍门“开门啊,开门啊,月明辉开门啊,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卜凡凡刚要去开门,被岳岳拦住,“不用去,让你二师兄自己犯病吧,一会肚子饿了自己就进来了。”

卜凡凡说了声“是”便坐下来吃起了早膳。

可不过多时,门外传来了哭声,“师兄,要不让李洋进来吧,这在外面哭哭啼啼的有辱师门。”

“凡子说的对,我去看看。”

岳岳一边迈着四方步走到门前,朝外喊道“我说洋洋啊,师兄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你若想进来乖乖叫声师兄,师兄便给你开门。你看这样好不好?”那神情宛如村头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弄的卜凡心里打起了寒战。

“月明辉,你赶紧把门给你李爷爷开开,这儿还有个奶娃娃正饿着呢!”

岳岳一听急忙开了门,果不其然,李洋拉了个奶娃娃,看样子也就6.7岁,看见岳岳就喊“麻麻!” 岳岳听了连忙摆手“小施主可不能胡说啊。” “哟,咻辉你这是欠下的风流债来找上门了?”
二人正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卜凡默默的把小娃娃领进来,“弟弟,你叫什么?谁把你送来的。”

“街上时,一个老爷爷说这里有麻麻,有饭,还能睡得好,学本领,就把我带来了。”
卜凡一听,暗骂“老东西不是人”。娃娃乖乖的拿着吃的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回答着问题,

慢慢的三位师哥大致明白了,这是师父又给收来的小师弟,叫灵超,孩子小,刚换了牙,话说不利索,但最特甜,人又机灵。

知道真相后,站起来一个个给师兄门鞠躬

“nuenue大西轰好” “诶,宝贝你还是叫麻麻吧,你这样说我名字,师兄怕折寿啊”

“洋哥哥好” “乖,以后和洋哥哥混!” “不要脸!”

“凡师轰好” “好, 弟弟乖。” (心内狂喜:我要当大哥了!)


就这样愉快的生活要开始了

感慨!

我不说你也许不知道我的cp有多能打👍不是我吹卜岳洋灵估计是上天派来搞我的!你们这样会让我想去tla啊🤷🏻‍♀️

今天的狗血言情

雨天,我在车站等着你,路上人真多,我却觉得恍惚间看到你来了,那个个子很高,这个也是。
你看我等了这么多,却等不到你,你回来吗?






-------等车“致死”星人🙃

想写文or看文😭

最近受刺激想看
卜岳版的“勇敢的锡兵”(没错就是安徒生童话里那个)
还有想抓紧把卜宅的剧情推进,我的小鹅还没与他岳岳妈妈说上话呢~

愁死个人!期末求你快点过去吧🙃

之前上班疲倦期时看了眼天花板,看到了这个灯,那一刻觉得世界宁静了,瞬间觉得自己似乎是那么微不足道,像是宇宙间的蜉蝣。所以要努力的生活工作才可以找到自己宇宙吧~

青春校园爱情故事(一发完)

仅以此文献给我最可爱的🍑爸爸~祝你生日快乐🎂@桃桃 
仓促了些大家见谅啦



卜凡第一次见月明辉时是在开学上课了的第一天,那天早上的早操,大家听着体育老师的指令排着队。

阳光很好照在卜凡脸上,整个人都透着股精神劲儿。可卜凡的视角缺瞥到一个身影,准确的说是来自隔壁高二队伍的身影。一个男生,个子一看就不矮,手上戴着护臂的套袖,双手背后拿着篮球。头上的小辫子扎的潦草,显然是主人随手为之,站在他后面的男生整试图够他后背藏着的蓝球,他极力躲着,脑袋的小辫子也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摇摆。

活泼好动,眉眼带笑,一脸的温柔。嘴上喊着“嘛呀,你别闹啦。” 但语气上没半点不耐烦。

卜凡就这么愣呵呵的看着,脑子里想到了一个词“兔子” 想是解开了一道数学题一样开心,左想右想都觉得兔子是再合适不过的形容了。

虽然这只兔子似乎说话不那么“软”但是在卜凡现在的心里,头十五年里电脑游戏是他的命,可这后面的日子里也许这只“兔子”会成为主宰。

恶俗的一见钟情,往往还要附加着俗不可耐的人设。我们的“女主”卜凡就如同正常的青春偶像剧一般少不了安排几次“偶遇”,在不知道多少次巧合下,“男主”兔子先生终于看到我们的卜·辛德瑞拉·凡。“诶,这位同学咱俩是不是有过过节?我是不是不小心踩坏过你的鞋?还是说我们拿了你的球?”

卜凡摇头,卜凡在摇头,“球…”
“成!我就知道准是陈博文这个兔崽子干的好事!抠门儿的货我就知道这球一准不是他带的!”说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几下子拍的卜凡心里开了无数小fafa,就感觉有汽水冒泡了一样。

卜凡被弄的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乌龙,可这是唯一一次可以接近他的机会了,用自己发小洋洋的话说,这兔子要是跑了自己就只能和电脑孤独终老了!

关键时刻卜凡开口了“那个,学长你好我叫卜凡,是高一2班的,那个你叫什么名字,我想和你交个朋友!”说完就满脸通红的看着眼前的人。在卜凡自己看来此刻的自己帅爆了,眼神里都充满着深情。

我们“男主”却不这么认为,卜凡见眼前人一愣,随即把球递给了他,一系列的动作弄得他有些费解,心里免不了有些失落。而此刻高二3班的岳明辉同学感受到了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一个将近两米的学弟因为球被博文拿走了而自报家门,目光炯炯的“怒视”准备约架!

他现在用性感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寻找脱身对策,顺便想着待会去厕所怎么堵陈博文那小兔崽子。

然后他便看到刚刚凶神恶煞的学弟怂着肩膀,仿佛受了委屈一般,和他大姨家养的哈士奇一模一样。他忍不住摸了一下他的头说到“我,那个我叫岳明辉,内什么,凡砸,你别委屈,以后你跟着你大岳哥我混,我看谁还欺负你!”说完还信誓旦旦捶了捶胸口。

这时候就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喊“岳明辉!你就吹吧!瞧把你厉害的。”

卜凡和岳明辉顺着声音望去,岳明辉见了那人上去就是勾住他的脖子痛扁到“你还敢叫全名!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陈博文”
“爸爸,饶命,我错了,我错了您放过我吧。”陈博文被弄的哀嚎,手胡乱扒着岳明辉的肩膀,扯掉了他的套袖,那截皮肤总是不见光显得又白又嫩,卜凡眼睛都看直了。

剧情的发展一般都是在最热闹的十分戛然而止,就像此刻:上课铃总是想的那么及时。

此时的陈博文和卜凡都十分感谢这个铃声保住了他们的命,而此事的当事人岳明辉先生却一概不知。

卜凡在目送岳明辉进到班级时喊了一句“谢谢你岳岳!”

岳岳朝他笑着挥了挥手,示意他有机会一起打球。但这一笑弄得卜凡就这样浑浑噩噩上课一节课,人在教室,魂儿却留在楼下的高二3班了。

日子过的飞快,转眼高一时光过了大半,没人知道卜凡怎么就认识了高年级的岳明辉,但大家都知道的是现在这个学长身边有且仅有卜凡,无论去哪总是会看到一个梳着小辫儿的岳明辉后面跟着一个大高个子傻笑的卜凡。

哦,你说博文在哪儿?他,一直都在啊,只是现在没那么显眼罢了。

大家常愿意约着卜凡一起打篮球,毕竟卜凡个子高,和他一队的人自然占便宜。但自从有了卜凡,似乎再也没人叫过岳明辉,“我们妞儿”这个称号了,这个词成了禁语一样被封存了起来。

但大家也发现岳明辉也更会撒娇了,时不时的望像卜凡仿佛讨要个奖励般。卜凡一般会报以一个微笑甚至是一个拥抱。


谁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在一起了,陈博文也是,要不是撞见岳明辉冲着卜凡脸上亲了一口,他可能毕业也未必知道这俩人瞒着他放了这么多闪。

那些个禁语,放学后回家路,上学帮传的纸条和零食,现在看来都有了答案。

其实岳明辉自己也讲不清楚,他只记得高一的暑假他一个人在家没人给做饭,凡子给他煮了碗米粥,还从家里带了些小菜,那米粥又稠还透着股糊味儿,一点也不好喝。但是他却觉得心里甜甜的。

还有生日时送的他最喜欢曲子的吉他谱,是凡子自己去网上那个扒下来的,又手抄了一遍给他。

还有那个下雨的晚上他们去游乐场玩回来淋成了落汤鸡,他借宿在凡子家里,就在快睡着的时候,他敲门进来给他了一碗姜汤,比那个粥好点,但觉不会是他妈妈的手艺。某人不过是摸摸耳朵催他赶紧喝了睡觉。


卜凡也记得生日时游戏光盘,他明明从没提过,但他却都记得。背着他不知道看了多少个游戏店,耗到多久才买下来送给了自己。

还有打篮球时禁语,他明明不在乎的,却为了有点占有欲太强的他跟别人大讲了半天道理,以后没有了我们妞儿,却多了个我的岳岳。

还有新鲜的大闸蟹,真心话时的诚恳告白,带他回家认识伯母伯父。
这些事情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还有好多好多,串一起可以出本书了。
于岳明辉,怎么会不喜欢呢?从笨拙到细致入微,你是我少年时代的风景,不是最美好的,却始终陪伴着我。于卜凡又何尝不是呢,也许青春让我们相遇时我们还很青涩懵懂,但时光磨平了多余棱角,却也会让我们绽放光芒。

所以我们或许都不完美,但我们可以相互拥抱彼此,成为一个更好的整体也成了更好的自己。

挑灯夜话(一)(半等情郎番外篇)


寻常人家这夜里是静的,暖的;但那时的岳明辉独守空房时觉得这夜是寒的,却又热闹;白天对于岳明辉来说多的是吵闹与喧嚣,唯独夜里他才觉得人清醒些也热闹些。

院门口有偶尔夜归的人的脚步声,被惊了的狗叫声。春天的夜里头有猫叫;夏天的夜里有虫鸣;就连这秋冬的夜里都有风声。门外的世界真是个好光景。

而屋里头却少了些人气儿,他日日盼着那个人,盼啊,盼啊,盼得忘记了自己,忘记了原因,忘记了这世上的所有人,唯独没忘记要等他。

后来就在他以为这半辈子就要耗死过去时,那个人回来了,来带着这个屋子里人气儿,他的七魂八魄。而那些个日子也都让岳明辉自己当成干柴一把火烧了,烧他个干干净净,烧他个彻彻底底。

但这些个事儿瞒不住,就好比那纸包不住火,当然岳明辉没想瞒着卜凡,这事儿是谁挑起来的头呢?岳明辉私下来捋了捋,思前想后觉得是那个晚上。

那天晚上天儿有些个闷热,出入夏热成这个样子也是怪异的很,热的人心燥的慌,他俩虽早早睡下,却谁也没真的睡着,翻来覆去,黑灯瞎火的岳明辉自己看着卜凡笑出了声:“你要真睡不着还不如睁开眼呢。”

“岳岳,吵醒我吵醒你了?我要不去门口冲个凉水,你接着睡啊。”

“呆子,我也没睡,你躺着我给你扇扇子吧,一会就凉快了。”

“我的好岳岳,你歇着,我来,你躺着就行。”
说着话就把这蒲扇接过来,明明在岳明辉手上还挺大一面的扇子,到卜凡手里就成了个玩意儿了。

有人伺候着岳明辉自然乐意享福,不一会,身边上就有了凉风阵阵,卜凡扇得卖把子力气,还没多一会胳膊就酸了,嘴边上,额头上冒着汗珠子,自己又不好意思擦。傻乎乎的任由这汗珠子往眼睛里淌,沙着了眼睛才吭声。岳明辉在一旁终究憋不住了,上手接过了扇子,“我来吧,你看看你,扇扇子哪有卖傻力气的?照你这扇法儿只会越扇越热。”

卜凡听了不好意识的挠了挠头,“是,你说的对。要说聪明还是媳妇儿你聪明”

岳明辉没接他的话,自顾自的扇起来,说来也怪,这看似手腕轻摆动几下子,出来的风可比刚刚的到了许多。不过一会,卜凡就觉得自己身上那点燥意退了大半。岳明辉边扇着,边抬手用袖子擦着卜凡脸上的汗,刚要撤回手,一下子被卜凡捉了去,“岳岳,你一个人这时候过得好吗。”话刚出口卜凡就差点儿被自己这蠢劲儿给气死了,心里暗骂哪壶不开提哪壶。只好不错眼珠的盯着岳明辉的眼睛,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生气了。

可岳明辉回了他一个淡淡微笑,撤回卜凡拉着的手,自顾自的看向窗外,就在卜凡以为他不会开口时,岳明辉说话了,“过得怎么样,我忘了,就记得每天晚上我一个人睡不着就躺床上听声儿,你别说这夜里外头可热闹了,往往一听就到后半夜了我也就乏了,也就睡下了。”

卜凡顺着问道“这种天你也睡得下啊?”

岳明辉觉得今儿是甭想早睡了,便打起精神,身子侧过来对着卜凡,接着说道:“是啊,睡得下的,哪像你一样这么燥。不过秋冬我不喜欢的。”

“为什么?”卜凡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凡事都问个为什么,但这些个他没在的日子里发生的种种,他想起来就心疼,也好奇,今天这便是找到了机会,也多亏了岳明辉自己愿意开口,不然这些个事儿怕是烂在肚子里也无人知晓了。

“为什么呐,怕是因为冷吧,春夏还有温度,不觉得,秋冬就算是屋子里烧的再暖,一个人在这偌大的屋子里也还是会觉得寒吧,我想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所以多少有些个寂寞了。嗨,提这个做甚么!我现在也只会觉得热了,你真的像个大火炉子似的,怎么这么烤得慌。”

明明语气是那样的轻飘飘的,却每个字都扎在卜凡心里,卜凡似乎感受到了每个夜里的寒,那是种刺骨的寒,像是冬日里冷水洗手,扎手的疼。
他没多想就一把搂住了岳明辉,“那就烤着你,烤到你出汗。以后秋天冬天我都抱着你,你不会觉得寒了,岳岳,我的岳岳,我回来了,不怕啊,不怕。”边说着边用手轻轻拍打他的背,像是安慰着一个苦恼的孩子。可这个孩子他没有哭,也没有闹。除了他回来的那个晚上,这之后岳明辉再也没哭过闹过。可卜凡却希望这个人他任性点,无理取闹点,可现在这样的岳明辉只会叫的更加的心疼。

岳明辉把下巴放在卜凡肩头上,身子像他怀里倾了倾,他听到卜凡的话觉得,自己等的是值得的,他的凡子是这么宝贝他。他知足了,那些个日子啊,就让它过去吧。他在心里头默默念叨着。然后舒舒服服闭上了眼,“凡子睡吧,我也乏了。”

“好,就睡,就睡。”卜凡就这样抱着他,像抱着个宝贝般珍惜。那是他欠他的,他卜凡一辈子都对不起岳明辉,但是他会用后半辈子还给他,不仅如此还要加倍的补偿他,他知道他要等,等他的岳岳回来,现在的岳明辉七魂八魄回了五六成,但还不是岳明辉,他的岳岳是耀眼的明星,是天边上那清幽的月亮。卜凡觉得他等得起,哪怕可能会是一辈子,但他没什么估计的,因为他知道这一生只为这一个人活着。

早起的时候,卜凡摸了摸床边,发现身边是空的,着急忙慌的塔拉着鞋子就往出走,刚推开门就看到岳明辉穿着一声睡衣在这院子里面,练着早功。那身量,似是把他带回到了以前那个风光无限的日子,他仿佛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站在台下看他表演的少年,而他还是那个站在戏台上一举手一投足就惹来一众叫好的名角儿。这么些年了,岳明辉依旧可以如原来般轻易的就将他的目光,他的魂儿都勾了去。

“岳岳。”他唤他
那人听了轻转了身,那眉眼里带着笑,透着全是柔情,“你起来啦?”
就是这一瞬,卜凡觉得自己彻头彻尾的回到了年少轻狂的岁月,仿佛初懂了人事的少年,刚被看了一眼便红了脸。

他顺势脱口而出“我明日还能找你来听戏吗?”
这是他俩初遇时说的话,往事一幕幕浮现,犹如珍珠落玉盘,都砸在岳明辉心上,
他一愣,随即笑道“好啊,明日就有,我给你留着座儿。你可一定要来。”

卜凡回到“一定来!你等我。”

“好我等你,你说话可要作数的。”

“我不会食言的”
说完两人都相视一笑,似乎夏天真的要来了。

新番外的稍微试探☺️

有小可爱记得我之前那篇“半等情郎”嘛?
最近脑子里一直在想是不是应该写个延续,所以想试着写写番外。事情出发点是前几天我和🍑聊天时突然觉得,岳岳等了凡子那么久,我想让凡子陪陪岳岳,那些个日子里会有好多故事吧?”所以有了这个点子我便开始重新设计人物,会有新的人物产生用来丰富生活吧。可以期待一下。

预告在下面:大家尝个鲜。如果大家喜欢的话拜托评论告诉我🙋,我就放文(当然我一如既往每天存稿。🙃手动扶额jpg)

“有的人是过客有的人是贵人,于我这是等你的日子里的苦与乐,于你那不过是枕边人的挑灯夜话。”
“寻常人家这夜里是静的,暖的;但那时的岳明辉独守空房时觉得这夜是寒的,却又热闹;白天对于岳明辉来说多的是吵闹与喧嚣,唯独夜里他才觉得人清醒些也热闹些。”
““为什么?”卜凡觉得自己像个傻子,凡事都问个为什么,但这些个他没在的日子里发生的种种,他想起来就心疼,也好奇,今天这便是找到了机会,也多亏了岳明辉自己愿意开口,不然这些个事儿怕是烂在肚子里也无人知晓了。”

记个梗(走路脑洞说来就来🌝

谁看过电视剧“我可能不会爱你”
大致是这种感觉,但并不想he
会是卜洋,卜岳也有可能是洋灵灵岳🌝
并没有想好当真的还是觉得这种文会很带感吧。

我们在一起好难

记个梗(突发奇想


童养媳梗,村西头的裁缝家的小少爷和村东头落魄农田大户家的大少爷的故事!李洋是小少爷,灵超是大少爷。(裁缝家把落魄大户家的少爷娶过门当童养媳。养成系列)

有个片段,弟弟毕竟是弟弟,在他小的时候,小朋友采取博人眼球的方式:是哭,打闹,然后哭着打闹
洋洋也许之前没那么喜欢弟弟,但后来真的喜欢了却不说。弟弟看不出来就一直很急,希望能有一天追上哥哥,但是哥哥似乎就没有对他有别的想法似的。
所以他就自己献身了,但哥哥没同意,他就把哥哥推开,然后自己把扣子寄回去,但越想越委屈,就生气委屈都凑一起了就哭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像个小傻子。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把哥哥弄的手足无措,过来给他他眼泪,他就把眼泪都成哥哥袖口,然后就说“李振扬你可不可以多爱我一点啊!”准确是喊出来的
哥哥被整懵了,就没说话,过了一会明白了就开始笑。
但弟弟觉得自己被嘲笑了就拿起枕头砸他,被子都拆了
最后被哥哥一把搂过来顺毛:“哥哥很喜欢你很喜欢你”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你心里就是还有那个大高个!明明我也可以!”

“他可没有你好,我小弟别人比不上的。”
“那你说我怎么好”

“他没你机灵,没你懂事,没你会看眼色,还有最重要一点你可比他软多了”
谁会不喜欢美人掉泪呢,更何况洋洋那么自恋,美人为了他掉泪他就更自鸣得意了。事后肯定会笑弟弟因为自己哭了
弟弟就说我没有你胡说的

还有就是:弟弟愿望是长大了成人礼是上一次哥哥
小的时候是哥哥调教他,长大了就互攻,偶尔懒了就让弟弟伺候的哥哥也很有趣了。
小李和大李,二人傻屌般制定了日志
一三五大李,二四六小李,周日随便

弟弟偷摸改日子,被哥哥发现了,领回来一顿揍。
然后啪啪啪了几遍老实了
但是一边啪啪啪一边打屁股
说,“让你胡乱搞还敢不敢了?”

“不敢上哥哥的弟弟不是好弟弟”

“李英超我告诉你你明天别想去学堂了”

“不行!明辉先生还等着我的文章呢”

“那你说你错了没?”

“哥哥,洋哥哥,好哥哥我错了”

第二天李英超揉着屁股被哥哥给送到了学堂
先生见小李很是高兴问这是谁啊?
弟弟答是王八犊子!

“小崽子你说什么?!”

“我说是王八犊子他好哥哥,你说我说的对吗哥哥?”
那先生多费心我这个弟弟太调皮了,说完拍了一把屁股就走了。
弟弟就一边揉着屁股龇牙咧嘴一边在心里骂他哥哥。